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2-07] 薛钢答网友问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7, 2006

原贴已经被删了,下面转载自:

http://post.baidu.com/f?kz=82211390

帖子24,该转贴是完整的,和我第一次见到的一致。 

回复 1:关于目前解决朱令事件的几点建议 — 童宇峰 
 童宇峰,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和良知。我曾经给薛刚打过电话。象大多数善良的人一样,我也希望 
物化二班的同学,特别是当年朱令孙维同寝室的王琪,金亚,能够尽量回忆当时的事情,尽量还原当时的事实。 

下面是他对我的一些问题的回答。 

问:孙维在民乐队演奏中阮,朱令后来也学会了中阮。并且成功替换下了原来在演奏<<瑶族舞曲>>的中阮演奏者。你是否知道呢? 
薛:孙维朱令在乐器上没有直接竞争关系,朱令学的是古琴。那我不知道朱令会中阮。也不知道<<瑶族舞曲>>。 

问:网上说你经常去孙维家。 
就跟全班一起去过他们家一次。也不知道她爷爷是干什么的。 

问:孙维当时做试验,是唯一能够接触铊的。 
薛:我当时不知道。是后来在网上看了孙维的声明后才知道的。 

问:朱令寝室失窃,丢失了朱令的一些个人用品,你知道吗? 
薛:知道不多。后来听我老婆讲的。 

问:你觉得孙维的丈夫会信任她吗? 
薛:她的丈夫是她在清华的男朋友。从当时到现在,这么多年了,都一直支持她。 

问:朱令第二次被投毒前,只在学校呆了两个多礼拜。身体虚弱,活动范围有限。还能有什么复杂的交往? 
薛:她还照常上课,去乐队训练,熬药什么的。 

问:天天上课? 
薛:是。反正我没觉得有什么反常的。她交往的人挺多的,还跟乐队的人一起卖过手表什么的。 

另外,行文之际,按照网上的电话,给高菲小姐打了电话。 
高菲小姐回答,第一,她不关注这件事情。第二,她没有什么可给个人讲的。 
 
 
 作者: 70.60.93.* 2006-2-7 14:49   回复此发言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