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1-20] 新快报 — 朱令母亲:看了晓薇声明,更怀疑她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20, 2006

晓薇就是孙维,孙维本人都出来声明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媒体还要用化名。

http://www.ycwb.com/gb/content/2006-01/20/content_1058677.htm

[本报专访]朱令母亲:看了晓薇声明,更怀疑她
金羊网 2006-01-20 09:41:36

朱令母亲朱明新首次就“晓薇的声明”表示:看了晓薇声明,更怀疑她

我认为声明的晓薇就是其本人

记者:有没有看到网上关于朱令的讨论?是什么时候知道网上开始关注她的?

朱明新:大概是去年12月,有朋友告诉我,网上有篇《天妒红颜》值得去看看,但直到12月30日看到晓薇的声明,我们才开始特别的关注。

记者:看到晓薇的声明,你们有些什么想法?

朱明新:我感到很奇怪,她为什么这时候发表声明,十多年了,我们始终不知道她在哪儿,为什么这时候出来澄清自己。1997年4月,一名老公安帮我们分析,什么人可以投毒,什么人可以接触铊盐,那时才隐约知道晓薇是朱令中毒案件的嫌疑人。朱令的舅舅就给她打电话,希望可以沟通,希望可以排除她投毒的嫌疑,但是她爸爸拒绝了,她爸爸说,既然警方已经开始调查晓薇了,我们两家就没必要再做沟通,除非警方在场,否则不做任何沟通。在打过电话后,朱令舅舅就开始怀疑晓薇是凶手的可能性了。

记者:您认为那份声明真的是晓薇本人写的吗?

朱明新:我认为是的。她的声明里面很多东西,比如她说“朱令的家人在没有任何根据的前提下,到处宣扬我是嫌疑人”,这很像她说话的一贯作风。还有她的声明中说我们曾在1997年向国家领导人写过信,这是真实的,我们确实写过,但我很奇怪,她似乎清楚我们信中的内容,她如何得知的呢?

看了声明更怀疑她是凶手

记者:看了她的声明,您仍然认为晓薇是最大的嫌疑人吗?

朱明新:更加确认她是。铊这种稀有金属,懂得的人是很少的,如果不是很懂化学的人根本不知怎么使用,不知道用多少,比如北大那次铊中毒事件,也是学化学的学生,在使用铊时,他还称量过。

记者:她的声明中说,她并不是唯一能接触铊的学生,清华对于有毒试剂没有严格管理,为此她哥哥还几次进入实验室取证。

朱明新:即便是清华实验室管理不严格,但不知内情的外人也根本不会知道,怎么会贸然闯入实验室,而且不了解实验室的人又怎么知道去哪儿找铊盐。

记者:很多网友并不清楚“铊”是什么物质,朱令究竟是铊中毒还是铊盐中毒?

朱明新:是铊盐,铊离子中毒。普通人并不会了解这些,所以毒害朱令的嫌疑人范围是非常小的。

我们想跟晓薇沟通也找不到影

记者:警方什么时候正式对此案给你们一个结论的?你们什么时候获知晓薇是嫌疑人的?

朱明新:基本没有正式的通知吧。1995年的时候公安机关告诉我们说,“只剩一层窗户纸了”,但后来也没有太大进展。直到1997年,我们打电话给晓薇,她爸爸说公安机关已经调查她了,我们才知道她是公安机关的嫌疑人。

记者:在始终没有进展的情况下你们有没有做相关的努力?确认晓薇是嫌疑人后有没有私下去调查她及她家的背景?

朱明新:没有去调查她,一个是我们根本没这个精力,那时朱令情况很危险,还需要抢救,我们要照顾她;另外,后来我们根本找不到晓薇,问她的同学也都不知道下落,甚至她爸爸也跟着失踪了,单位分的房子都退掉了,直到这次她发表声明,这是十年来她首次露面。至于公安局那边,尽管多年没有进展,但我还是愿意相信他们的能力,期待着能尽快破案,请侦探是没有必要的,而且在中国也不合法。

记者:如果您现在面对晓薇,您想对她说什么?朱明新:我想告诉她,她的声明有很多地方不合适,她说多次想跟我们沟通不成功,十多年了我怎么从没听说过她想跟我们沟通,而是她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想和她沟通也找不到。

很感谢贝志诚对朱令的关心

记者:在众多关注朱令的人中,贝志诚一直很执著,他经常去看望朱令和您吗?

朱明新:贝志诚是朱令的中学同学,他在朱令出事后,1996年来看望过她一次,之后就再没出现,他的妈妈却是常来看望朱令。

记者:贝志诚妈妈一直跟您的关系是很好的吗?

朱明新:不是的,我们以前是不认识的,在朱令出事后,她来看望朱令才认识,第一次是1997年吧,我们想请贝志诚和他妈妈来家里吃饭,感谢他们对朱令的关心,但是贝志诚没有来,他妈妈来了,说他很忙。后来我们才知道,贝志诚其实是不想看见朱令今天的这个样子,他很难受。

晓薇父亲:她完全是被冤枉的

记者:晓薇的父亲在接受《新闻晨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晓薇是完全冤屈的,她是彻头彻尾的冤枉,现在更冤枉!”,您怎么看?

朱明新:他父亲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根据我现在掌握的信息判断,我只能把晓薇列为“最大嫌疑人”。我判断晓薇是“最大嫌疑人”主要有如下依据:其一,当年清华大学曾经向我证实,“晓薇是校内唯一有机会接触到铊的学生”;其二,“检验结果证明,朱令是先后两次铊中毒,而第二次中毒地点就在宿舍内”;三是我们向警方报案后没几天,朱令住过的宿舍就发生了一起离奇的盗窃案,唯一丢失的是朱令曾经用过的一些洗漱用品。我们怀疑凶手在消灭投毒证据。

[小资料]

铊(音ta),THALLIUM,源自thallqs,1861年发现。

铊的毒性高于铅和汞。铊化合物广泛应用于工业生产中。另外在生产鞭炮(花炮)的原料中往往也含有高量的铊,其副产品氯化钠(非食用盐)中同样被污染,当人体食用了这种非食用盐(常有不法分子将此种盐贩卖)后,而引起中毒。

中毒表现通常表现为,下肢麻木或疼痛、腰痛、脱发、头痛、精神不安、肌肉痛、手足颤动、走路不稳等。

编 号: 1796847     摄影作者:    文件名:kxwfhy61165.jpg   文件大小:15K   高 X 宽:283 X 200   说明:kxwfhy61165.jpg

图:11年前,多才多艺的朱令铊中毒后前途尽毁。

[相关链接]

北大铊投毒案

继1995年4月,清华大学化学系女生朱令“铊”中毒后,1997年5月,北京大学又发生全国第二起“铊”投毒案件。犯罪嫌疑人王晓龙很快被公安局扣押。王交待了投毒的一些情况后,医院对两名受害人及时用了解药,方转危为安。

江林、陆晨光,系北京大学化学系94级的男生,犯罪嫌疑人王晓龙与江林同班不同寝室;与陆晨光同寝室不同班。至于投毒的原因,王晓龙解释称,过去江林与他关系那么好,现在却不理他了,所以投毒。为实验投毒量,他把陆晨光当作实验对象,也投了毒。

江林讲,他从1997年5月初感到身体不适,到5月15日病情加重。17日,王晓龙见其痛状,主动“打的”将他送到中日友好医院。

据中日友好医院急诊科的大夫高捷透露,王晓龙陪江林来医院后,着急地告诉她:“我的同学中毒了,赶快抢救,需用硫代硫酸钠和普鲁士兰这种药。”高大夫警觉地问:“你怎么知道他中毒了?你怎么知道这种药?没有鉴定前我们不能用药。”在这种情况下,王被迫承认他给江投了60毫克的铊毒。此前还经过精确计算,60 毫克死不了人。王边掏身上的钱边求大夫道:“您只要能救活他,叫我怎么样都行。”并表示十分后悔。他问高大夫:“我该怎么办?”“你只有去自首。”高大夫指出,同时将此事报告了医院保卫处,保卫处通知了校方。5月18日,王被公安局扣押。

(金陵/编制)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