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1-19] 清华化学系一学生发言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9, 2006

这个帖子是回帖。从中抓了出来。原贴在:

『天涯杂谈』再次强烈呼吁:行动起来,调查真相将凶手绳之以法!
http://www10.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468323&flag=1

作者:只为师姐说一次 回复日期:2006-1-19 09:02:23

首先说一下自己的身份,我不喜欢在网上暴露自己的太多真实信息,所以只说一说:我是清华化学系的毕业生,比朱令晚很多年入学。清华有好几界女生都住在 5~8号楼,我也曾住过6号楼,上铺。另外,可能很多人会关心的一点,我在那个有铊的实验室呆过,虽然事隔多年,实验室也搬过家了。请认识我的人不要把我供出来,我胆小,虽然跟朱令事件无关,但是口水无眼,我很害怕。
再说一下自己跳出来说话的原因。我承认自己好奇心太盛,2字班朱令中毒事件多年前已经听说过,当然,是贝氏版本的。这件事情官方从来不提,所以也只知道中毒、嫌疑人等大概。在清华多年,我也觉得同学之间关系冷漠,没人愿管他人的闲事。但是,在离开之后,才感到自己身上早已经烙下了深深的清华烙印。即使对清华的种种非议可以置之不理,但是却不能无动于衷。这么多年的案子被翻出来,说什么的也有。我虽然很多都不信,但是却越深入了解,就越替朱令,也是我的师姐之一,感到恻然。我也会有儿女,我不知道到时候怎么教育他(她),难道一方面努力盼其成才,一方面又必须告诫她(他):不要出风头?整夜地睡不着,也许只能把我知道的一些事情都说出来,心里才能平静。
关于化学系
大一之后,化学系男女生住的楼距离很远。何况我前面也说了,大家都不太管别人的事。不会有什么交流。而且,清华采取辅导员制度,直接管理学生的思想包括生活的人是辅导员,辅导员跟学生住一起。上面有什么指示,快速地到达辅导员,学生干部,然后到每个人。清华的学生好管理,不出乱子,跟这种制度有关。同学之间,特别男女生之间互相不了解是有的。
朱令的事情,每年都有人翻出来,但是语焉不详的东西太多,八卦也有到头的时候。只记得早年大概听说:朱令在班里人缘不好。不过现在看到一些信息再替她考虑,作为民乐团主力,又因为家在北京每周回家,跟同学课余在一起的时间能有多少?她有什么错?
关于6号楼
是那种黑乎乎的老楼,我在的时候还是四个女生一个宿舍,大概10平米?很挤。两个上下铺两张桌子两柜子一书架。女生东西又多。军训结束后我们也学着邻近房间的师姐们在床上拉床帘,帘子一拉,隐秘性很好,也看不见外面怎么样。女生宿舍管理严格,一楼门口有“男宾止步”大牌子。男生进入之前都必须去一楼门口楼长那里登记。
关于实验室
化学系属于较早本科由5年改4年的系,当年的学科设置我不了解。当年的毒品管理我不了解。现在毒品柜整天锁着,必须有两位老师的钥匙才能打开。实验室有铊,我到快走时听说有人做实验才知道。瞄了一眼,似乎是配在容量瓶里的溶液。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多年传下来的。
分析实验用的溶液量大,我们做完实验后液体通常是倒掉。有规定废液必须集中处理,不过我当时都是直接倒在下水道里冲干净。
学生整天做实验,药品时时取用,管理的确松散。化学系毒品又多,常见的溶剂、试剂似乎都可算是毒品。带骷髅的剧毒药品有些就放在药品柜里。实验室之间串门、借药品也多。但是,我所知道的,即使是同一实验室的,如果不问,也不知道桌上摆的溶液是什么东西。其他实验室更不知道具体药品的摆放位置。
关于两位老师
有人揭出来指导嫌疑人当年实验的老师,连姓名、联系方式都一一查出并公布。我觉得不妥当。因为事发当时她们大三?在毕设前因为有课,在实验室的时间不会特别多,特别有兴趣的除外。而且,我和两位老师接触时间较多,虽然自己在清华呆得很痛苦,但是必须承认两位老师都是负责任、出发点为学生好的老师。相信他们当年不会知道太多事情,如今事隔11年(?),还会比当时知道的更多吗?希望大家不要打搅两位老师的正常工作、生活。这就算是我跳出来的另一个初衷吧。
为朱令,这位可怜的师姐,发这一次言。也许真正起到的作用只是给某些闲人增加谈资,我也认了。我不认为对凶手也应当仁慈。虽然很傻,我相信报应不爽。有很多人关注这件事,如果能帮助朱令,如果能让凶手不安,我觉得是好事。不喜欢说话的我上来说一些可能没有用的事情,为自己心安,也算是为我将来的孩子积点德。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