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1-18] 组织社会学角度对朱令案件的分析及感想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8, 2006

Originally from tianya.cn
http://www1.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468688&flag=1
作者:nice_okok 提交日期:2006-1-18 0:44:00

组织社会学角度对朱令案件的分析,及感想

1、我们知道,局部之和小于总体。也就是说,集体是不能简单的由其构成的个体来分析的。

2、物化2班作为一个组织,它有自己独立与其成员的个性。那么这个个性是什么呢?

3、追求荣誉,遗忘污点。对于物化2班来说,其成立之日起,就是学校、系、辅导员、学生中的核心权力圈子的荣耀的载体。

4、追逐荣誉是这个组织最重要的功能。在这个组织目标的约束之下,就学的5年时间里,其成员的个人行为如有助于达成组织目标,则受到嘉奖,如果无助于–甚至有损于组织目标,则在不同情况下,组织会有不同的处理策略:
–首先对外否认组织存在问题。如果外部接受了其否认,则对造成问题的个体会采取较轻的处理;如果外部不接受,被确认存在问题,则对造成问题的个体会采取较重的处理;
–如果个体成员的行为没有外部效应–没有被外部知晓,没有使得组织受到损害,组织会倾向于保守秘密,采取内部行动,包括个体会受到组织的批评、责令改变,到了极至的状态,则组织会采取开除、使其不存在等方法来进行处理–所有的措施由组织内部的核心人物执行并不对外公布;
–如果个体的成员使得外部环境对组织进行了否定,则组织会采用公开否定个体与组织是一体化的,个体的此类行为与组织无涉,到极至的状态,组织会则会公开声明个体的行为与组织的行为是无关联的,是相互不隶属清晰分开的,以试图将损害减少到最小。

5、为了避免”集体行动的逻辑”–即集体行为的搭便车行为,组织的核心人物会在组织达成目标的情况下,得到比组织内一般成员为多的收益,以激励其促进达成组织目标。

6、大的组织,QQ大学、XX医院,这2个组织在此案件中都在试图维护其荣誉,采取的是否认存在问题的策略,直到今日。

7、我还是觉得我们只就事情论事情本身,即只将焦点会聚与发生了”朱令案件”的最小组织–物化2班。这样有助于把组织造成的对案件的迷雾剥离。

8、在朱令案件发生之前,朱令是给物化2班带来了荣誉吗?客观上,朱令是一个极其优秀的人(可参见双方有关其优秀内容的描述),但是其优秀不等于使得物化2班也变得更优秀–庙小装不下你这个大和尚–可能就是朱令对物化2班的效应。也就是朱令的优秀确实与这个物化2班的组织无法拉上关系,使得她的优秀是无法纳入组织的目标之中,虽然无害,但是无益;更有甚者,使得组织对个体的权威受到了削弱–“物化2班这么平庸,你有什么资格管我”–而这个,是组织无法接受的,所以朱令的优秀对于物化2班来说,大致是受到一定程度的否定,而非肯定。

9、构成物化2班权力之核的人物是薛钢等。因为组织达成目标会给于他们多于一般人的奖励,所以他们是追逐组织目标的最起劲的人。如果第8点成立的话,SW、LHL等对朱令的排斥(这2个人的发言的分析可以轻易的得到这个结论,她们表达的同情的强度远低于一般人对朱令的惨状的同情),客观上有助于组织解决第8点中对朱令的否定,至少,组织没有必要干涉她们对朱令的排斥,这有助于组织将这个异类排斥出去以解决整合的问题。

10、假定”朱令案件”是组织内部人员作案,则对于组织具有覆灭性的打击。组织的死亡则是组织内权力核心人物的死亡,他们多年来为组织所花费的心血都将付之东流。所以,组织的核心成员会努力避免这个可怕的后果。

11、假定”朱令案件”不是组织内部人员作案,则对于组织而言,可能是一个极其好的机会–朱令被组织之外的人因为优秀而迫害,而朱令属于组织的成员,那么就是对组织的优秀的迫害–通过这个逻辑,朱令的优秀就变成了组织的优秀,如果组织抓住了迫害者,则朱令因为得到了组织的庇护,她就没有办法不回报组织–这样,这个事件会使得过去整合的问题顺利解决,并使得朱令的优秀称为组织的标签。

12、对朱令的救助,是奇怪的。当离队的个体遭遇了困难,一般正是组织拯救他/她,并解决整合问题的好机会。而在”朱令案件”中,组织采取了相对消极的方法(对比与其他群体,物化2班的方法是相对消极的)。如果11点的命题为真的话,我无法理解物化2班的行为。请注意,物化2班作为一个组织,是非常优秀的,在QQ大学众多的班级组织中,它取得了非常多的荣誉,这说明这是一个成员素质较高,动员组织能力较强,较有荣誉感的集体。考虑到这些特征,物化2班在此过程中的行为确实不容易理解。可能的解释有:(1)、朱令对组织的伤害太大,使得对朱令的救助不但无助于解决整合问题,反而会导致更大的整合的困难;(2)、组织之外的压力,导致组织解决内部整合的行为会造成较大的代价。

13、如果(1)、朱令对组织的伤害太大,使得对朱令的救助不但无助于解决整合问题,反而会导致更大的整合的困难为真的话,说明朱令的同宿舍的同学是组织非常宝贵的资源,并且他们对朱令有着非常大的恨意;如果(2)、组织之外的压力,导致组织解决内部整合的行为会造成较大的代价为真的话,很有可能QQ大学就得承担某些责任,使得他们不得不通过某种控制来阻止物化2班对朱令的积极救助。

14、很明显,QQ大学似乎没有阻止物化2班对朱令的积极救助的动因。而(1)的动因则是完全可能的,从SW等宿舍成员对朱令的探访的次数,SW等面对惨绝人寰的现状时远低于常人的感情流漏,这恨意是如此之强烈,以至于可以超越10年的沧桑岁月和成长,超越基于人类对人类的同情和怜悯之心。当他们面对已经丧失了大部分人类追求幸福的生理和心理能力的悲惨着存活着的朱令的时候,这恨意仍然难以消磨。这是怎样的大的恨意啊。这样的恨意之下,他们仅仅是不去救助?所以,我觉得(1)是可能是真的,但是更大的可能(1)是伪的。

15、即使SW不是案件中的制造者,从”朱令案件”的发生、发展,直到今天的讨论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SW及其他的组织中的重要成员的行为,都客观上扮演着不尽力施以援手的角色。组织不尽力施以援手以避免造成新的整合问题以图谋达成牺牲局部存续整体;个体不尽力施以援手以图释放恨意快意恩仇,虽然他们没有实际的犯罪行为,但是却有着处于个人心理上的卑劣的一面。而物化2班作为一个组织,仅仅从达成组织的目标的角度出发,纵容这些卑劣的个体,使得他们在日后的岁月里得到一个又一个荣誉,他们是理性上的成功者,却仅仅是为成功而成功,他们成为道义上的失败者,即使他们自己的成员,其中觉醒者也悲哀的承认,他们可能要不得不被订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16、上面分析了SW等不是作案人的情况下,组织的行为的理由是什么,以及其中某些个人的功过是非。下面分析如果SW等就是作案者的话,组织的行为的理由是什么,以及其中某些个人的功过是非。

17、明显,当组织发现是SW或者SW等是作案者时,组织面临的是”生还是死,这是个问题”。任何组织都会选择生,绝对不会选择死。从当时对朱令的救助过程中相对冷漠的处理过程,到后期朱令救助基金中组织核心成员相对冷漠的捐助行为(某夫妇的200美金可以做一个很好的注脚),个体可以解释为逃避面对犯罪被害者所引起的巨大的犯罪者犯罪心理造成的巨大压力下,以及强化其犯罪行为的合理性以构建稳定的心理结构以适应。组织可以解释为避免组织成员过多的涉入具体细节,以造成组织控制能力的下降。

18、如果SW或者SW等是作案者,那么他们今天出来发声明的帖子的表现,可以作为其已经构建出稳定的心理结构的标志。而组织一旦发现其控制成员不过多介入的手段失灵时,其核心成员发布一些外围人员不知道的真实的,却又是无害的信息,则有助于保持外围人员对组织的信心,同时也是给SW等一个信号:组织依然在继续保护你们。

19、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凡是越接近物化2班组织的权力核心的成员,就越挺SW而嫌恶朱令;凡是越远离物化2班组织的权力核心的成员,就越同情朱令和怀疑SW。

20、为什么组织的权力结构决定了组织内部成员在”朱令案件”中的态度?假设组织是理性的,其成员也是理性的,一定是因为同情朱令和怀疑SW有害于组织目标的达成。

21、作为一个人,应该是一个善良的人。普通的人并不因为普通就可以不善良。善良是每一个人存在的基本前提。按照生物社会学的理论,不善良的人所有成的社会会被善良的人构成的社会所淘汰。善良是社会存在的前提和基础。

22、作为一个组织,应该是一个具有人类理性和人类良知的组织。纳粹的组织虽然高效,虽然在达成目标上远比其他组织优秀,但由于其反人类的本质,必然不容于人类社会。这类组织,是人类社会的肿瘤和癌毒,他们的存在,只为自己汲取和伤害其他的社会机体。

23我宁愿相信,这个事情的过程中,SW是善良的,XG是善良的,LHL是善良的,……,所有涉及其中的人都是善良的,他们/她们都如同贝ZC先生一样,以他们的良善召显世人。我宁愿相信,物化2班是人类理性和具有人类良知的组织,QQ大学是具有人类理性和具有人类良知的组织,XX医院是具有人类理性和具有人类良知的组织,……所有涉入其中的都是具有人类理性和具有人类良知的组织。

24、我希望这些满纸的思路,所有的分析,都是我个人内心的卑劣在我大脑里的阴暗闪现,与现实无关。

25、可是,此时此刻,朱令正以她顽强的生命在那里呼吸和存在,虽然她不能视听我们的这些话语,她都在告诉我们,我上述的22和23条不是真的。这些分析与现实有关,这里面有人是不善良的,这里面有组织不具备人类理性和人类的良知。

26、与其相信存在一个虚假的美好世界,我宁愿直面这悲惨的现实.

25、在我的想像中,美丽而骄傲的朱令关闭了感知人间罪恶的功能,她抛弃了这个不义的人间,她在她大脑深处只为她自己和永恒的至善和至美弹奏着天籁之音,佛祖要她在我们凡人面前示我们以无常,当完成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之后,她在永恒的时光里永远享受的青春与骄傲。她的大幕永远有掌声和泪水。

27、站在人类理想的至善和至美面前,我也是一个罪恶滔天的人;也许站在绝对完美之前,我也得下无间地狱。那么,亲爱的凶手,那时,当我们一起在那里得到无尽的果报的时候,在我们发出粗鄙的呻吟和绝望的求饶的时候,你想对我说什么呢?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