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1-17] 不安的咖啡 — 关于孙维声明的一点考古发现[1]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7, 2006

http://www13.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67812.shtml

作者:不安的咖啡 提交日期:2006-1-17 0:20:00
持续发了几篇考古发现的帖子,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考古和臆测是有很大区别的,这个世界上有些工作专业和考古是关联比较多的,也间或和公安鉴证有些关联。人作为一个客观存在的个体,心理活动有其共性也有其个性,个性的这部分就如同人的指纹、虹膜以及DNA是具有唯一性的,由于人的生物特性,心理活动又无法脱离客观存在的生物性。举个例子,有人小时候偷了邻居树上几颗枣被人发现并抽了一个耳光,这个事件同一时刻发生了几个关键信息:“树”、“几颗枣”、 “邻居”、“抽耳光”,十年后能够记忆的信息印象最深的也就是被“抽耳光”和“邻居面孔”,至于枣的数量,被抽得位置都遗忘殆尽,这是因为“耳光”对记忆细胞的刺激是最强的。举这个例子,是为了说明个性的心理形成有其因果规律性,随着年龄的增长,生物体的个性心理的差异性越明显,以至于形成一个自己都不会察觉的惯性心理。这也就是为什么鉴证时有些残缺的纸片上缺失的字语可以根据文字前后的心理惯性做出准确的修补。

一个投毒者和一个未投毒者其心理个性和心理惯性完全迥异,哪怕刻意模仿和潜意识流露都将显得不同,这是生物特性,没有可逆性。我的考古都是基于这个基础,而不是臆测,请记住,考据学、语言分析学、犯罪心理学等等都是严肃的科学。

对于既便会导致“孙维声明”修补漏洞但并无大的影响的考古发现我会持续披露,也同样欢迎大家斧正,总之,越辩总是会越明的。

下面就针对《孙维声明一》内第七节内容的考古发现做以说明:
原文1,第七节第二行:朱令94年底中毒,由于医院误诊耽误半年,95年4月确诊铊中毒
关键字:“94年底”、“误诊”、“半年”、“95年4月”、“确诊”,其中“94年底”为模糊语,“95年4月”为精确语,“94年12月”是朱令第一次中毒的时间,其精确性等同于“95年4月”不容置疑,作为嫌疑人更加不会不知道,同一思维惯性下,一模糊一精确带有刻意程度;“半年”为计算值,以整篇文章的发帖人的严谨和精确性而言,此处应为发帖者作过时间推算得出,95年4月前推到94年12月为5个月,而非“半年”,与发帖人的严谨态度矛盾,但按照发帖人的惯性心理,“半年”应为准确时间,因此“94年11月”在发帖人心理活动中占重要地位,请注意“投毒”和“中毒”有一定时间差,“何时中毒” 具有不确定性,对投毒者心理刺激最大的是精确的投毒时间而不是模糊的中毒时间,因此投毒时间和“94年11月”、“半年”保持一致。
原文2,第七节第六行:突然在1997年4月2日对我进行突击讯问
关键字:“突然”、“1997年4月2日”
原文3:第七节第九行:公安机关从1997年4月2日以后再也没找过我讯问任何问题
关键字:“1997年4月2日”、“再也”、“任何”
原文4:第七节第十四行:在对我调查结束4年后的2002年,无意中在我家里发现了两个窃听器!
关键字:“结束”、“4年”、“2002年”、“无意”、“两个”,2002年前推4年为1998年,与前面“1997年4月2日”、“再也”、“任何”矛盾。此处必有一处不真实,与发帖人可以精确到某年某月某日甚至某时的严谨性差异过于明显,因此,此处的时间其心理是模糊的,就好比最开始那个例子里记不起几颗枣一样符合常理。但发现“窃听器”非同小可,在国家领导人家里发现窃听器不是政治事件就是间谍事件,对心理的刺激是非常明显的,这与刚才所说心理模糊矛盾,如果窃听器为真则不会产生与其严谨性不一致的心理模糊,可以判断心理模糊为真,因此发现窃听器必然为假。
原文5:第七节第十五行:那天我家亲戚来做客,因茶杯里的茶凉了,他把杯子放到微波炉里加热
关键字:“亲戚”、“做客”、“茶杯”、“凉”、“加热”
原文6:第七节第十七行:杯子大约是98年春随咖啡礼盒送给我母亲的
关键字:“杯子”、“98年”、“送”,“杯子”属模糊语,“茶杯”为精确语,“送”的主体应该是咖啡礼盒而不是“杯子”,这里杯子的使用者是谁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但“亲戚”因为“茶凉”从而把“杯子”“加热”这一精确连贯动作描述表明当时杯子的使用者是“亲戚”,对发帖人家里不了解,但使用赠品杯子作为茶杯招待客人,中等条件人家也会觉得寒碜和失礼,另外,招待客人用的杯子一般都是公用杯子而不会是私人用杯子,98年得来的赠品杯子,2002年还在招待客人用,孙家的杯子也太少了点,几年过去了也只能拿这种杯子待客,正规茶杯和赠品杯摆在一起时候不会有人使用赠品杯子当作茶杯沏茶给客人的,更何况这是咖啡杯。
原文7:第七节第十八行:既然安装了窃听器,我家附近还应该有窃听接收点
关键字:“安装”、“附近”、“接收点”,从发帖人全家都将“窃听器”认错的前提下,包括一个无线电爱好者,发帖人全家对“窃听器”不存在普遍性认识,但却可以精确判断出“附近”有“接收点”如此专业的窃听知识。
原文8:第七节第十九行:这个意外发现并没有让我们生气,反而觉得是件好事,因为我问心无愧,把我的真实情况让公安清楚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关键字:“我们”、“生气”、“好事”、“真实”,还是那一点,在国家领导人家里发现“窃听器”,其性质之严重不言而喻,尤其2002年是人大政协九届五次会议极其重要的一年,“我们”表示集体,集体都没有对其性质有严重性认识,都一致认为是针对孙维而作的窃听,这和主人的政治身份完全矛盾。如此处成立,可见“97年4月2日”发生的一个对发帖人全家不具有威胁性的事件反而对发帖人全家的心理刺激远强于2002年全国政协九届五次会议的政治敏感度,这实在是荒谬。

参考文献:
[1]《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http: //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446431&flag=1
[2]《声明:要求重新侦查,为“窃听器”错误向网友和公安道歉》http: //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459927&flag=1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