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1-15] 物化2班同学清单和人物分析 — 我难道是马甲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5, 2006

此帖比较有意思,也在此收入。

作者:我难道是马甲 提交日期:2006-1-15 7:16:00
物化2班同学清单和人物分析

本人觉得物化2班很诡异,跟踪该班同学发言多日,特意在此分析该班人物如下。
以博大家一笑。
欢迎大家根据自己看到的资料继续分析,补充。

物化2班人员清单由orchid2k5提供
http://www9.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449394&flag=1
作者:ochid2k5 回复日期:2006-1-4 17:01:26

全部信息均来自网络,本人只做调查分析,不负任何责任。请网友自行验证、判断真伪。
特别使用了“哈哈我就要笑”提供的物化2班同学录里的聊天记录。从记录来看应该
是已经编辑过的,不知道他的记录全不全。

orchid2k5提供的清单中的地址应该是物化2毕业之后部分同学仍在读研期间的信息。请查阅原贴。

欢迎物化2同学和知情人验证。

同学清单:

女 刘丽敏 杨春光之妻,大一班长,不告而别,“倾斜的边”认为她不会投毒。
男  张 磊 现在北美,04年注册zhuling.org网站
男  张 利 “百合之春”,物化2班原班长、体育部长 《十年一梦间》作者
女  孙 维 “孙维声明”,最大嫌疑人
女  朱 令 学号921966,受害者
男  左 晨 薛刚,潘峰同屋,大一副班长。“小资”倾向严重。离职而去。
男  李现平 大四大五物化2班班长,04年曾去看望朱令。
女  王惠霞
女  李含琳 薛刚之妻
男  杨春光 刘丽敏之夫,不告而别。
男  尹世学
男  张众笑
男  潘 峰 老4,王琪之夫, 大四大五物化2班团支书
男  王建武
男  童宇峰 天涯同名ID,《再答Daisy小友》,《广陵一曲从此散》作者
男  王 俊
男  邱志江 天涯同名ID,老6,看来是不知情者,被两边各当枪使了一把。
男  陈忠周 老9,原物化课代表 《我所知道的一些有关朱令事件的小事》作者
男  张启俭
男  周立泉
男  刘广民 普通同学,“我也一直对这个事情很怀疑.应该有个说法”
男  邓 榴
男  潘 波 普通同学,04年曾去看望朱令 “周日老大、P4、现平和我到朱令家去了”
男  寇 鹏 “好人有好梦”,不知情善良人,显然被支持孙维的同学耍了一把。
女  王 琪 潘峰之妻,孙维朱令同屋
女  高 菲 物化2班的孙维代言人?
女  金 亚
男  薛 钢 老2,天涯ID: xuegang,物化2团支书,李含琳之夫
女  徐 冉
女  王红梅
女  王晓红

天涯ID分析:
根据该班同学相互之间验证,以及透露的信息判断,本人不负责真实性。

孙维声明 孙维
太阳正暖 孙维同屋
forthetruth
小熊皮埃尔
shoptodrop
以上4人由邱验证
xuegang 薛刚
邱志江 邱志江
好人有好梦 寇鹏
孙维同班同学
此人由邱验证
百合之春 张利
此人自报家门,从他提供内容看应该是张利。
另外百合就是lily,合”利”,春天百花开放,合”张”。所以百合之春是张利无疑。
童宇峰 童宇峰
此人做事风格比较严谨,第一次出来用了数字签名,没有验证,应该是他本人。
原来非我
从“邱老六你不用来证明身份了,不要跟2,4淌浑水,只有他们才知道真相是什么。”及原来一直
没有暴露的4的身份分析该人应该是物化2的
倾斜的边
虽然没有邱验证,但是他提供的内容显然只有物化2的人才有。
而且从此人发言来看应该是比较客观地提供了资料。

这两个ID怀疑是冒充的,因为他们没有提供任何能够判断其身份的信息。
李含琳 李含琳?
潘峰老婆王琪 王琪?

人物分析:

男生女生性别根据物化2班有31人,11名女生以及姓名本身判断。

薛刚李含琳为夫妻可以从orchid2k5原贴两人地址一致验证。
两人同在Pfizer工作,见我另外回贴。从他们的专业来说应该无误。

薛书记的冷血大家已又所闻,又有网友提到孙维发贴和
他发表洋洋洒洒25点时他在国内,可见此人和孙维关系不一般。
网上谣言不是无中生有。
薛书记25点开篇就是一句“与众多网友一样,多年来我们深深
痛息于朱令铊中毒这个极其残酷的悲剧,努力支持和帮助朱令
苦难而坚毅的家庭,虽然我们没有说过太多。”
而在同学录上聊天时提到:

“薛钢 2004-04-03 05:20:25

看了潘波的留言,感到一丝的欣慰。虽然进度没有大家希望
的那么快,但朱令是一天一天地恢复。可以想象为了这些进步,
她的父母付出了多少心血,耐心和泪水。正如朱令父亲所说,
帮助朱令康复不是一日之功。我觉得有大家一起,经济上可能不
是大问题。近日在美国的“Help Zhuling Foundation”在热心
者的努力下也已经注册成立了。倒是如何长期照料,帮助朱令的
康复计划可能得大家多出谋划策,尤其是她父母年事很高,无法
照料朱令以后。

他身为支书为朱令做了什么没有见人说出来过,大家谁也不知道,
大概只是和“众多网友一样…深深痛惜”而已。自己主意不出,却
说“得大家多出谋划策”。为孙维辩护倒是不遗余力。

另外看看他究竟为朱令出过什么力,从helpzhuling.org网站上
查捐款进程,看到薛刚李含琳就此一条:
Xue, Gang $200.00 04/12/04
正是物化2那次讨论后的结果。以此人爱慕虚荣及一贯冷血表现,
他们不可能在匿名捐款名单中。辉瑞是美国顶尖医药公司,以两人在公司身份
http://www.healthtech.com/2005/apn/index.asp
Dr. Hanlin Li, Principle Research Scientist, Analytical Research, Pfizer Inc.
Dr. Gang Xue, Principal Scientist, Analytical R&D, Pfizer Inc.
和资历,年薪每人不会低于每年8万美元吧?区区200美元就是
“多年来我们…努力支持和帮助朱令苦难而坚毅的家庭,虽然我
们没有说过太多。”?看来他们的确没有说过太多,只是也没有捐过
太多。这两人应该捐出自己十年的薪水为自己赎罪。

王琪潘峰为夫妇由天涯用户“化学系的”确认。
王琪和孙维朱令一屋,怀疑李含琳也和孙维一屋。她们两人应该
是出来为孙维辩护的4人中的两个。

从同学录上聊天记录以及他作为王琪之夫的身份,原来非我的发言和
倾斜的边的发言来分析判断,潘峰是老4,是知情人,这次没有看到
他出来,如果有网友发现他的发言请提供线索。我再作分析。

因为他的发言很少,故特此引用下面这段他在同学录上的聊天记录。
这段话被不少人用来证明物化2还是在帮助朱令的。

“  潘峰 2004-03-17 12:16:23

这两天上来了几次,才发现讨论比较多,而且从国外传回来的
消息是国外也越来越热烈了。一直想说两句,可总觉得没想好,总
觉得有些事多想想再说没啥坏处。
我很愿意参加为朱令的捐款,联络国内的同学一起做这件事。
我承认班级作为一个整体,毕业后对朱令的关心是不够(当然不是指
个人),但也从不认为物化2是个 “冷血”的班级,将来会被钉在耻
辱柱上。作为同学,我们多多少少比别人知道更多的东西,越是如此,
越发愿意保持沉默,当然沉默不等于什么都不做。朱令母亲有两大心愿:
一是朱令康复,二是揭明事实真相,这何尝不是我们,乃至所有人的
心愿。对于帮助朱令康复,我们可以通过捐款、设立基金等方式略尽
绵薄之力;但对于发现事件真相,我并无信心,也不奢望通过网络推
理等方式可以做到。事实上,就我所知,朱令家庭是有自己的怀疑对
象的,也采取了种种调查和施加压力等方式,说句稍微严重点的话,
足以使心里承受能力弱一点的人自杀。如果那个人是凶手的话,当然
大快人心,罪有应得;可有多少确凿的证据表明这一点呢?朱令和目
前许多人心中的嫌疑人都是我们的同学,命运对朱令是不公和残忍,
但在没有确凿证据前提下通过各种方式(包括网络谴责)对心目中的
疑犯施加足以改变其一生的压力,不也是一种不公和残忍么?就我所
知,我们已对公安机关提供了所有已知的线索以帮助破案,到目前为
止并无结果,因此在查明真相的问题上,采用沉默是无奈的选择。在
这个问题上,我们只能依赖公安机关,而不是众多的网络侦探和推理
家;何况网络上很多时候不怎么讲道理的,消息真假难辨,纷繁复杂,
我们也根本应付不过来。
我知道很多人通过匿名方式查看我们的留言薄,这也算代表我个
人的立场—-我将和在国内的同学一起参与捐款、设立基金等事宜,同时
不会参与案情的讨论。

从这段话来看,该同学的确是知情人,而且和孙维关系不浅,因为他
提到了“足以使心里承受能力弱一点的人自杀”,孙维这么坚强,而且
自信自己清白无辜,清者自清,怎么会向普通朋友提要自杀?想必潘峰
同学也必定劝慰过孙维。另外考虑到有人提到潘峰是化学系有名的小白
脸,又有人说王琪长得丑,而“倾斜的边”提到孙维是“妩媚”的女子,
王琪孙维是一宿舍的,那么看来潘峰弃孙维而娶王琪大有文章。
这次潘峰没有出来为孙维辩护恐怕是孙维保护潘峰的想法,因为现在看来
出来辩护的几个人疑点颇多,将来在审判席上恐怕逃不了干系。

另外,虽然他说要帮助朱令,而且他曾经也是物化2大四大五的团支书(
见贝志城所贴物化2某同学给贝的信),但是他只是参与而不是发起
捐款、设立基金一事,而且物化2班最后也没有成立任何基金会,另外
此人很在意“很多人通过匿名方式查看我们的留言薄”,可见此人
也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主,这些发言现在看来不过是他粉饰自我的表白而已。

出来为孙维辩护的4女生中王琪是太阳正暖?李含琳肯定也参与了
辩护,为4女生之一。其余两人不知为谁。ID和真名之间的对应关系
不知如何。

童宇峰这人看来性情中人,他说的话应该比较可信。
故特意找来童宇峰写过的文章和文字,做如下分析:
从他在天涯第一次发言来看他似乎知道很多情况。但是到现在只露了一次面,
不知道此人在等待什么。估计有所顾忌,再从下文分析以及读他
写的文字避而不谈嫌疑人身份来看,看出此人及其优柔寡断。

再看他的《再答Daisy小友》一文,“汉语作为我的母语,完全可以表
达我的意思,同样也完全可以表达你的意思。字里行间的余味,看中文
的人不仔细去体会,就能错过去,更何况一个母语不是英文的人用半拉
子英文去转述。”从他的意思好像他也有苦衷,但是却故意在字里行间
漏出很多信息。

从他在同学录上发言来看:

童宇峰 2004-03-13 10:47:46
对于这个事情的看法,我曾经和高菲说起过。我想我现在还是那样的想法。

不知为何他提到高菲的名字,比较合理的猜测高菲是孙维在班里的代言人,
我推测高菲是4个女生中一人。不知道童宇峰对于“这个事情”是怎么看的。
我一直没有找到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但是猜测他和高菲、孙维交流过。
他回忆朱令的文章提到“不能不提到的一个事实是朱令是两次发病,两次
症状类似。有位友人和我讨论,说两次发病不等于两次中毒;可是从毒理
上讲,重金属不像病毒,可以在体内潜伏,多次发作;两次发病表明她至
少是两次中毒。”这个友人不知道是不是高菲,还是出来辩护的4人之一,
现在还不清楚。

倾斜的边是谁?
从他说的内容来看应该比较知情,“但物化2不是当年的十个优秀毕业班
之一。薛钢曾说,交上去的名单里本来有物化2,但被校务委员否决了。”
这句话表明此人应该毕业时属于班干部,不然薛刚不会透露这么丢他
面子的事情。从贝志城公布的物化2某同学的信来看,此人很可能是大四
大五时候的班长李现平。

原来非我,从信的内容来看应该是班上普通男生,因为他只提到了男生那
边的事情,而且文字中表现出来此人对班干部积怨颇深。

身份比较神秘的是“孙维同班同学”,现在只能猜测他是男生之一,理由
如下:
一、他对于男生那边绰号很了解。
二、倾斜的边提到有两个女生从外系转来,据我所知,清华换系不换宿舍,
应该是女生那边应该有两人在别的系的宿舍。“孙维同班同学”只提到
三个女生宿舍,从太阳正暖等人的发言看出清华大概是4个女生一宿舍。
“孙维同班同学”没有提两个新女生的宿舍,说明他对于女生那边的情况
不了解,所以应该是男生。
三、从文字风格上来看此人不是已出来人的马甲。

欢迎网友继续提供线索。

作者:hanweizhengyi 回复日期:2006-1-15 11:03:07

这是我在别处发的帖子,也在这发一下,希望大家把目标集中,不要殃及无辜:
潜水看了这件事情很久,终于忍不住注册想说一说。看到李含琳的帖子以后,觉得不管是不是他们真的ID,肯定是他们也承受不了舆论的压力的一种内心的呼唤。希望大家不要再纠缠于薛刚、李含琳,不要再对他们的身份进行调查置疑,他们的苦衷外人不能知道,我们惟有能做的事情是能呼喊重新审判,掀起舆论高潮,让公安机关突破压力公布真相。中国的事情,也许更复杂一些,但是真相是一定会大白天下的,只是时间而已,哪怕我们今天在讨论的所有人都不在人世了,后人也会把真相告诉我们的。
其实,大家都该知道,无论在哪个国家,在这种事情上越是知情越是危险,而且在中国这样的官本位的社会更是如此。想必他们夫妇这十年也是遭受了无数的压力。将心比心,如果我们是他们,都能够做到像贝志诚那样么?小贝家如果没有一点背景,孙家老早拿他开销啦,还能让他过得这么好?(我不是说不支持小贝,只是说出事实)孙家的势力可以透过层层关系施加出来,不用让他们有生命危险,单单是让他们没有工作做,家里人受排挤就已经可以了。他们也是常人,也要吃饭睡觉,而且不管当年心机多深,也无能为力,他们也没有家庭背景(我的推测)。如果李真的如传言的是朱令的同寝室同学,想必这些年她一定不好过,朱令的惨状人人知道,哪怕不是那样才貌出众的同学被害成这样,任何人看了心里都会受煎熬的,相信这十年只要一看到朱令这个名字,他们的心都会受撕裂。
同时,一个寝室,一个同学被另外一个同学毒害到那样惨不忍睹,大家都知道是谁干的,还要在那继续跟她生活下去,一起吃饭上课,还被告知不许再提起,装做无事人一样,是多么可怕吖?而且也不能对朱令太多关注,因为嫌疑人就在你身边,她还可以用她的权势继续作案。我们大家看的人,这两天光看看网上的帖子,就觉得背后发凉,不要说她们了,直接就在身边啊,这种心灵的压迫也是很可怕的。而且薛出来说话,也不定就是受到SW的指示,孙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势力开始衰落,但是整整几个说真话的同伴同学是很容易的事情。

我想物化班固然有其冷漠之处,也许顶尖的人才会更加彼此相轻,但是他们班同学也有人在为朱令做事情的。如果就这样把每个人都揪出来,就有点像以前的文革一样,把所有牵连者揪出来。毕竟投毒的人只有一个(这是我坚信的),因为如果但凡有别人,这人早已成了替罪羊,还会让这件事情沉默至今么?请大家用用脑!

作者:hanweizhengyi 回复日期:2006-1-15 11:07:45

本人觉得物化2班很诡异,跟踪该班同学发言多日,特意在此分析该班人物如下。
以博大家一笑。
---我觉得楼主的这种态度太嬉皮了,整个有看好戏的样子,我想这件事情对于很多人都是极度伤心的,不是让你拿出来搞笑和分析的。我们该做的事情是帮助朱令--给其捐款,提供好的治疗方法,同时高调建议重审。而不是在这做无聊的壁上观,把每个物化二的同学都拿出来说一下,让每个人都不爽一下,又有什么意思呢?

作者:我难道是马甲 回复日期:2006-1-15 12:05:02

捍卫正义,你是不是那个forthetruth? 看你的口气挺象物化2班出来为孙维辩护的人的嘛。是不是你也很不爽了一下?我就是觉得物化2出来给孙维辩护的这帮人有问题。合谋说不是没有道理。这帮辩护的人无耻之致,真是人渣。

作者:又是罗宋汤 回复日期:2006-1-15 12:52:02

作者:hanweizhengyi 回复日期:2006-1-15 11:03:07
这是我在别处发的帖子,也在这发一下,希望大家把目标集中,不要殃及无辜:
潜水看了这件事情很久,终于忍不住注册想说一说。看到李含琳的帖子以后,觉得不管是不是他们真的ID,肯定是他们也承受不了舆论的压力的一种内心的呼唤。希望大家不要再纠缠于薛刚、李含琳,不要再对他们的身份进行调查置疑,他们的苦衷外人不能知道,我们惟有能做的事情是能呼喊重新审判,掀起舆论高潮,让公安机关突破压力公布真相。中国的事情,也许更复杂一些,但是真相是一定会大白天下的,只是时间而已,哪怕我们今天在讨论的所有人都不在人世了,后人也会把真相告诉我们的。
其实,大家都该知道,无论在哪个国家,在这种事情上越是知情越是危险,而且在中国这样的官本位的社会更是如此。想必他们夫妇这十年也是遭受了无数的压力。将心比心,如果我们是他们,都能够做到像贝志诚那样么?小贝家如果没有一点背景,孙家老早拿他开销啦,还能让他过得这么好?(我不是说不支持小贝,只是说出事实)孙家的势力可以透过层层关系施加出来,不用让他们有生命危险,单单是让他们没有工作做,家里人受排挤就已经可以了。他们也是常人,也要吃饭睡觉,而且不管当年心机多深,也无能为力,他们也没有家庭背景(我的推测)。如果李真的如传言的是朱令的同寝室同学,想必这些年她一定不好过,朱令的惨状人人知道,哪怕不是那样才貌出众的同学被害成这样,任何人看了心里都会受煎熬的,相信这十年只要一看到朱令这个名字,他们的心都会受撕裂。
同时,一个寝室,一个同学被另外一个同学毒害到那样惨不忍睹,大家都知道是谁干的,还要在那继续跟她生活下去,一起吃饭上课,还被告知不许再提起,装做无事人一样,是多么可怕吖?而且也不能对朱令太多关注,因为嫌疑人就在你身边,她还可以用她的权势继续作案。我们大家看的人,这两天光看看网上的帖子,就觉得背后发凉,不要说她们了,直接就在身边啊,这种心灵的压迫也是很可怕的。而且薛出来说话,也不定就是受到SW的指示,孙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势力开始衰落,但是整整几个说真话的同伴同学是很容易的事情。

我想物化班固然有其冷漠之处,也许顶尖的人才会更加彼此相轻,但是他们班同学也有人在为朱令做事情的。如果就这样把每个人都揪出来,就有点像以前的文革一样,把所有牵连者揪出来。毕竟投毒的人只有一个(这是我坚信的),因为如果但凡有别人,这人早已成了替罪羊,还会让这件事情沉默至今么?请大家用用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一段话说得很蹊跷~~~不是意思 而是语气与含义~~
这不象是置身事外的人或是不知内情人网写得
象是“李含琳”或同宿舍女生知情人的口气 她在那一段让大家放过她们一样的口气
“毕竟投毒的人只有一个(这是我坚信的),因为如果但凡有别人,这人早已成了替罪羊,还会让这件事情沉默至今么?请大家用用脑!
”这一段更是明显
也是第一次的明确提到
知情人不愿意露面是肯定的
不过在大家逐渐把注意力放在她们身上并且推测集体做案并开始点名点姓分析的时候
这种有点哀求的口气 是我从开始看到现在的贴子中没有出现过的
这肯定是知情人之一
更大的可能是ZL同宿舍的知情女生
可以推测

作者:我难道是马甲 回复日期:2006-1-15 13:03:19

我感觉这个捍卫正义应该是物化2为孙维辩护的圈子里的人,根据他说“潜水看了这件事情很久,终于忍不住注册想说一说。”我怀疑他是久未出场的潘峰同学。

作者:我难道是马甲 回复日期:2006-1-15 13:28:37

我感觉这个捍卫正义应该是物化2为孙维辩护的圈子里的人,根据他说“潜水看了这件事情很久,终于忍不住注册想说一说。”我怀疑他是久未出场的潘峰同学。

理由如下:
1.捍卫正义和forthetruth取名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forthetruth是女生那么她应该是王琪,所以捍卫正义是潘峰,两者相合。
2.为什么捍卫同学一上来就说“看到李含琳的帖子以后,觉得不管是不是他们真的ID,肯定是他们也承受不了舆论的压力的一种内心的呼唤。希望大家不要再纠缠于薛刚、李含琳,不要再对他们的身份进行调查置疑,他们的苦衷外人不能知道”奇怪,为什么提李含琳?我都
觉得这个ID不是本人了,捍卫同学对此却如此敏感,可见他和薛李关系不一般。
3.“而且薛出来说话,也不定就是受到SW的指示,孙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势力开始衰落,但是整整几个说真话的同伴同学是很容易的事情。”这个说法很奇怪,大家都是觉得薛刚趋炎附势,还没看到谁说SW指示薛刚,捍卫同学这么想是为什么?
4.“希望大家把目标集中,不要殃及无辜”目标是谁?无辜是谁?这句话说得莫名奇妙。不是想转移视线又是什么?
5.“如果李真的如传言的是朱令的同寝室同学,想必这些年她一定不好过,朱令的惨状人人知道,哪怕不是那样才貌出众的同学被害成这样,任何人看了心里都会受煎熬的,相信这十年只要一看到朱令这个名字,他们的心都会受撕裂。”我看同屋的王琪同学一点心撕裂的迹
象也没有。没事人似的。在那里为孙维辩护。虽然我只是怀疑forthetruth是王琪。
6. “我想物化班固然有其冷漠之处,也许顶尖的人才会更加彼此相轻,但是他们班同学也有人在为朱令做事情的。如果就这样把每个人都揪出来,就有点像以前的文革一样,把所有牵连者揪出来。毕竟投毒的人只有一个(这是我坚信的),因为如果但凡有别人,这人早已成了替罪羊,还会让这件事情沉默至今么?请大家用用脑!”捍卫同学是想说有凶手还是没有凶手?有投毒人一个,但是又说“但凡有别人…”,我看捍卫同学才没有脑子,话也说不清楚。
而且我揪出来的是有嫌疑的人,对于普通同学我不但没有打击,并且为他们辩护。看到我给普通同学加的
注了么?捍卫同学这么说,除了他自己属于被我揪出来的人之外,还有什么解释?
捍卫同学的语气和forthetruth,太阳正暖等人非常一致。
上面“又是罗宋汤”已经分析了捍卫同学的语气和含义。怀疑和我一致。

结论:捍卫同学就是潘峰。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