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1-15] 不安的咖啡 — 『天涯杂谈』关于孙维和太阳正暖之间关系的重大考古发现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5, 2006

由于本blog系统的问题,转贴时全角符号被自动转化为半角符号。
请参考原文。

http://www9.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65554.shtml

作者:不安的咖啡 提交日期:2006-1-15 05:13:00
  我在前述文章里已经对孙维的习惯性使用全角符号的特征有过详细说明了。请参阅
  《对“孙维声明”的一些考古发现,欢迎各路英豪斧正》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Article=465436&strItem=free&flag=1&#Bottom
  
  接下来我对“太阳正暖”这个ID的所有发言进行了相应的检查,发现“太阳正暖”一共回帖二十个,前十九个都没有使用到全角符号,只要到了第二十个回帖,地址如下: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448164&flag=1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6-1-2 21:12:13
  
  这篇回帖是所有回帖中分量最重的一个回帖,但正是这个回帖出现了和《声明一》一样严重的全角半角混合的现象,如下是从这一段开始的“97年4月她被公安14处突然带走讯问一事,我印象很深刻,因为她当时一晚上没回来,事先也没和谁说过,同宿舍的同学都觉得挺奇怪的(这是基于安全的考虑,谁要是晚上因为什么原因不回来要给其他人打声招呼,否则时间再长些就要找一找了),过后她告诉我们她被公安14处突然带走了,后来她可以回家时已经非常晚了,说的时候她情绪还是在很震惊的状态,不知道怎么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情,并给我们说了一些讯问中的事情,象公安不让打电话回家、长时间一点不让休息的讯问、反复问同一件事等等,我印象很深刻。
    这里我说“据我所知”也是为了使各位放心,如果各位产生类似“咖啡杯-秘密搜查”的怀疑,也就是说她被公安在97年以前,(1)被多次讯问而没有告诉我们,我们也未有丝毫觉察(2)且能在多次讯问期间没有我们记得起来的缺课、夜不归宿(除周末假日回家)的情况,那么我只能说我不能否认这种说法,虽然我自己确实怀疑同时满足这两项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有人说我没法保证,那么我的这个回答仅送给问我的paoti,既然你问了我,就是想知道我所知道的情况,对么?
    而且,我认为,在这个事情上,既然仍然是贝先生说的早在95年北京市公安局就多次传唤过她,贝更有责任出来,拿出确实可信的说法,证实这一点。”
  
  而除过这一段,其他地方所有的字母和数字均为半角,再加上对公元纪年表述的独特方式(参照我前面的考古文),可以肯定这一整段是孙维亲自操刀修改的。
  
  那么,为什么太阳正暖对这个帖子如此犹豫不决,一定要孙维修改后才发布呢,假设最后发帖的仍为太阳正暖,那也就是太阳正暖打算回这个高质量的帖,但又不敢自己自作主张,于是传给孙维修改后发布。这就奇怪了,既然是为同学洗冤脱身,那自己的主观判断才是更能打动读者的,为何在这么关键的部分反而拿不定主意了呢?也就是充分说明了这一部分是关键中的关键,谁都明白意味着什么,说错一点都将是灭顶之灾,这又和旁观者的立场截然不同了,这里非常的悖论。从太阳正暖的游疑不决以及孙维的修改的着眼点和导向,都毫无例外的和我前面考古文里一样的风格,即:孙维关注内容的角度和方向完全是从一个凶手应该关心和关注的方向出发的,都是为了掩盖和销毁什么。而不是像一个沉冤待雪的人关注自己的冤屈点何在以及如何扩大表白自己的冤屈,按道理,人性是自我的,当冤屈者发现冤屈可以昭雪时,一般都会最大化甚者夸大事实的来说明自己的冤屈,但孙维丝毫没有。
  另外,如果仔细看,这个太阳正暖行文的方式和孙维也非常相似,大量的引号来假借意思,比如:《声明一》内第五行“疑人偷斧”;第二十三行“简单了解情况,只是换个地方”;第三十八行“管理非常严格”等等很多,以及太阳正暖所有回帖之内也到处充斥着如此习惯性的引号假借,“线索”,“气急败坏”,“各取所需”,“据我所知”,“敷衍”等等不胜枚举,还有些小细节,《声明一》内对引号内语句的最末标点符号的处理都是在引号之内的,例如第五十九行“。”、第六十三行“。”、第六十六行“。”、第七十一行“!”等等有很多,都没有将结尾的标点符号出现到引号之外,而太阳正暖则不同,都是单纯引号结尾的,标点符号都在引号外的,而且太阳正暖很多地方还出现了英文句号,说明和孙维用的不是同一个输入法,也可以排除是孙维的马甲,但由于前面述及的鲜明特色又可以旁证出,太阳正暖正是《声明一》里的智囊团成员之一。由此,鉴于这种特殊的关系,太阳正暖为孙维脱罪的言词都基本不用采信,反正说出来的话都是符合孙维的需要的,没有任何客观性,更何况最后一贴还有孙维亲自操刀PS的痕迹。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一个人被冤枉持刀杀人,他不是去急于表明自己和死者无冤无仇,而却从杀人用的刀上分析这把刀的款式和造型不符合自己使用的风格,替他作证的也是,从不说他和死者到底有冤无怨,反而也跟着证明的是疑犯对这种款式的刀完全没有爱好而已,这正常吗?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