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1-14] 倾斜的边 谈他所了解的情况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4, 2006

http://www9.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60078.shtml

作者:倾斜的边 回复日期:2006-1-14 03:39:47

元旦那天,当年的同学又和我谈起了朱令和她被投毒的案件,随后还给我发了天涯杂谈里《孙维声明》的链接。此后的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浏览众人的发言,关注事件的发展。自从离开清华的这些年里,我很少和人谈起关于朱令的事情,也从未在网路上发表过与此事有关的任何言论。其一,我对此事所知甚少,清华化学系当年对相关消息封锁很紧,以至于物化2的很多同学在毕业时甚至不知道孙维被警方调查的事。其二,物化2于我,已是翻过去的一页,实在难与任何荣耀或骄傲相联,何必回首。其三,我非感情脆弱之人,然毕业前探望朱令时,见其状况心痛欲碎。数年来,人生碌碌,事无所成。我深愧无以相助。近几年,朱令的事也曾在一些论坛热炒,但多是些充满无聊好奇心的聒噪。这一次我看到了很多善良和正直的人们在推动此一悬案的解决。我感到自己有义务把极有限的所知公布出来,虽不能帮助此案的侦破,也可促使事件的来龙去脉大白于天下。

物化2班是清华大学化学系92级唯一的本科班,专业名称“物理化学及仪器分析”。最初全班共29人,有两名保送生。学号921966的女生名为朱令令。不久有一女生从数学系转入,一年后又一女生从水利系转入,人数达到最多的31人。1997年毕业典礼的时候,天下了小雨,有28人在那天领到了毕业证和学位证。缺少的三个人是张利(因病休学),朱令和孙维。物化2班在五年的时间里的确获得了不少荣誉(如优良学风班,北京市先锋团支部等),也在政治(利益)上成就了几个人。但物化2不是当年的十个优秀毕业班之一。薛钢曾说,交上去的名单里本来有物化2,但被校务委员否决了。

在这样的一个集体里,班级活动其实不少,但男女生之间交流的机会并不多。朱令是一个相对成熟有主见的人,至少给我的印象是这样的。她很开朗,不象某些女生的扭扭捏捏或假作纯真。她的学习成绩也很好,稳坐在班里的前十名,甚至前五。她很有耐心。记得准备“一二九”新生合唱比赛的时候,她投入了很大的精力为全班排练。如果有人唱错了,她也只是笑笑提醒,从没见到她急躁或发脾气。她的个性里有那么一点特立独行,我想,她很讨厌那些虚的和伪善的东西。

孙维是一个妩媚的人,这里的“妩媚”绝对是个中性词。如果课余时间在校园里遇到她迎面走来,她总会微笑得如山花烂漫。印象里她说话干脆,做事麻利。当时,物化2的很多人都知道她有位年近期颐德高望重的爷爷,这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秘密。但从她的言行里看不出太多的优越感,至少从我和她的接触当中,没有看到太多的骄娇气。

朱令和孙维都曾是我的同学,今天的景况是我所不忍看到的。几个曾与我有过交流的同学也是同样的感受。我今天出来不是要指证谁,也不可能为别人担保什么,尤其不必再维护物化2的“荣誉”。关于此事,物化2班里比我(们)知道更多情况的同学是薛钢和潘峰,他们不仅是当时班里的干部更是受系里信任和倚重的人,况且他们当时的女友都是物化2班的同学。

反驳和质疑别人观点的好处是可以成长文而又不必亮出自己所知的全部情况。但是我没有谁可反驳。

事情的经过至今已很清晰,某些网站也有陈列,我就不在此重复。

关于铊,很多化学专业的人恐怕都不是很熟悉。现代化学里的分支又多又细,很多药品如果不是课程或科研里用到根本不可能了解其性质甚至分子式。物化2班是在分析化学课上知道铊的毒性的。应该是大二的第二学期(1994春),在讲重金属离子的分析时,授课的郁老师提到六十年代清华曾有过一次铊中毒事故。当时有个学生在打扫一个闲置很久的通风柜烟道时吸入了少量铊的氧化物,当晚就死亡了。他当时只是提醒学生在实验室工作时要注意安全保护,并没有讲任何铊中毒的症状,相信他对之也不甚了解。

关于化学药品的管理,清华当时的确不是很严格。否则可以很容易地从使用记录里查出分析中心的铊盐是不是少了几百毫克。否则,孙维的哥哥也不会那么从容地到实验室里取出药品并录像。

关于朱令的物品在她中毒后失窃的事,我曾在不同的场合听薛钢和班主任王老师说起过,相信是确实的。当时的情况,由于从朱令中毒到公安立案侦察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等到警方来整理朱令的物品时,发现少了一些东西,主要是化妆品。

关于翻译邮件的事,我知道,也曾看到童宇峰在翻译一些打印的电邮。当时参与翻译的同学范围很小,有相当一部分同学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所以邱志江对此事不知情也是很正常的。张利曾打算让我帮忙翻译,但终于没有。我相信薛钢的确把翻译之后的邮件交给了系里。

从朱令被确诊为铊中毒开始,化学系就通过班主任和政治辅导员要求班上的同学对此事件保持沉默,如有媒体采访,一律指向系办公室(但后来还是出现了《女友》上的那篇报道)。事件的很多进展,班上的同学也不得而知,尤其是在男生这边。我的感觉,从确信朱令是铊中毒的那一刻起,系里一直在想办法推脱责任。曾有一位系领导在课上对我们说,铊很普遍地存在于鼠药中,所以使朱令中毒的铊不一定是从实验室里得到的。

毕业前,我从没听到过关于那个杯子的事情。

这就是我知道的情况,也许不是全部,但能想起来的我都说了。另外,我也在捉摸,如果‘太阳正暖’真的是物化2班的女生而且说的都是实话,那么‘她’到底是哪一位呢。朱令的同屋只有三个,除了孙维,还剩两位。可从‘她’自己透露的内容看,和哪个也对不上。

最后,我想为一些当年的同学说几句话。我不在意那个‘物化2班’是不是会被钉在耻辱柱上,但我的很多同学都是善良的普通人。他们那时很年轻,还懵懂,被一些‘大而虚’的东西挟持着,做过一些毫无意义抑或伪善的事情,甚至为别人做了嫁衣裳。如今他们选择沉默,也是一种无奈。童宇峰是个热心正直的人,我一直都信任他。邱志江也许对某些事处理得不妥,但他绝不是阴险的人,请大家不要对他恶语相向。籍此我多一句嘴,劝老六谨慎,莫再为人所用。我的同学刘丽敏夫妇都是心里坦荡的人,远离物化2是他们的选择,我虽不能为他们担保什么,但相信他们与投毒无关。

无论如何,请还朱令以公正!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