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1-14]子路其的师姐 — 『天涯杂谈』孙维两次声明语料对比分析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4, 2006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flag=1&idWriter=5922874&Key=649911758&idArticle=464451&strItem=free

『天涯杂谈』孙维两次声明语料对比分析

作者:子路其的师姐 提交日期:2006-1-14 5:47:00
我是子路其的师姐,受他之托,本来要对一些关于语料分析的基本知识进行解释和说明,并且对几个重要ID的发言进行分析统计,但是鉴于昨天事情有新的发展,“孙维声明”这个ID第二次发表声明,本人不得不放下手头正在进行的一些工作,指出一些问题。
首先,本人知道这个事情只是从上个月开始,最近几天才开始做大量的相关阅读,主要是相关的若干帖子,还有网上转载的平面媒体的有关报道。
由于时间紧迫,本人也不准备对语料作确切数据统计,只是单纯描写一些对比现象,具体的引申推断将不在语料分析中出现。有兴趣的网友可以根据本文提供的资料自行统计。
1、 ID“孙维声明”第一篇帖子《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字符数为8236(不包括题目),第二篇帖子《声明:要求重新侦查,为“窃听器”错误向网友和公安道歉》字符数为1018(不包括题目)。全部语料字符数9254,充分程度一般。两篇文章在字符数上的对比严重失衡,因此研究目标不宜确定为超文本信息,宜于在文本范围内进行。研究前提:假设两次发帖为同一人。
2、 词汇方面
(1) 表感情的心理活动动词以及形容词
第一篇《声明》中,统计所有表感情的心理活动动词以及形容词(主要是对事件本身态度。“感动”不在其内),可以看出表示强烈感情色彩的词语(“震惊”、“愤怒”、 “激烈”等等 )均与他人(除作者以外)相搭配,与作者相搭配的词语感情色彩相对较弱,如“无奈”等。(省数据说明)
第二篇《声明》中,上述词语出现频率降低,只有“愤怒”一词出现,并与作者搭配。对上篇《声明》中出现的他人(主要是网友)没有使用任何上述表现对事件本身评价态度的形容词或者动词,代之以“冷静客观”、“热心”等褒义词。(省数据)
(2) 副词(表类同副词、范围副词)
第一篇《声明》中,作者频繁使用表类同副词“也”,多以“我”为主语;(省数据)
范围副词“都”,作者和他人做集体主语;(省数据)
第二篇《声明》中,基本没有此语言现象。(省数据)
(3) 泛指、任指、群指以及特指
第一篇《声明》中,统计涉及到作者自身态度以及主动行为的情况,大量使用“泛指”、“任指”、“群指”或者模糊主语,“特指”稀少。(省数据)
第二篇《声明》中,主语清晰,在搭配态度和主动行为时基本特指为第一人称;
没有泛指、任指。群指出现过两三次,如大家、网友(据语境判断为群指)。(省数据)
3、 句式方面
(1)第一篇《声明》以陈述句为主;(省数据)
第2篇《声明》共16个陈述句,6个感叹句(粗略统计),后者比例远高于前者。
(2)第一篇《声明》中,有不少因果句逻辑错位(通过大语境和小语境可以判定);
第2篇《声明》中,使用因果连词一共4处,大小语境上逻辑都没有问题(大语境不明)。(省略数据)
4、 文本内结论
通过词汇以及句式粗略统计可以判定,两篇声明中,作者态度不一致。
第一篇声明中,作者态度相对呈隐性,集中表现在对表类同、表范围副词和泛、任、群指的大量使用上;
第二篇《声明》中,作者态度呈显性,集中表现在范围副词和泛、任、群指的缺失,以及大量(相对)感叹句式的运用上。
结论:第一篇《声明》在整体上给读者感觉会比较客观,但诚恳度不足。这是由于作者在字数相对较大的文本中刻意模糊了自己的声音,与作者的第一叙述者身份造成冲突。
第二篇《声明》在整体上给读者的印象比较诚恳,作者除了凸显自己的主体声音,对句式的变换使用也是很重要的因素。另外,在文章布局上一开始就承认错误也是原因之一。
福布斯富豪的行贿人生

作者:子路其的师姐 回复日期:2006-1-14 05:52:01

子路其发表的帖子受到了不少理科同学的关注,对文科方面的学术规范提出质疑,在此我先要说明,子路其的文章正如他自己所说,不是学术论文,而是省略了具体的数据统计,关于语料现象分析的综述和评论。
关于本学科的学术规范,我自己做完开题报告深有体会。从研究综述、研究思路、研究目标、术语界定到研究步骤,都只是事前工作,任何不严谨或者不确定的因素都会在还没进行到论文主体的时候就被一一剔除,这个过程是非常严格的。所以很多工科同学以此来质疑子路其的文章,有道理,但是未必有必要。
虽然子路其一再强调语料分析有主观性,但是我必须指出,只要有充分的准备基础,可以在最大的可能性上排除主观的干扰。有训诂或者考据学基础的同学都知道,对字的本义的确定是非常严格的,要三证齐现才能定论。比如“權”(简体为“权”),《说文》释义为“黄华木”,但是由于与“权”的常用意义相差比较远,只有字形能作部分证明;而且没有旁证,在先前以及同时代的文献中“权”没有这种意义出现;也没有相关的物证支持,比如说出现在考古文物上,所以只能存疑。语料分析也一样,首先是解决文本本身的问题(可靠的语料来源,如果是对古典名著的研究则首先要确定是“善本”),然后是对大语境和小语境的充分了解分析,根据研究目的来决定研究方法。比如说对句义的判断,首先要看句子本身的结构是否合理是否造成歧义,在出现多种理解的情况下首先要看小语境,相邻前后文是什么;然后看大语境,在整个文本或者搜集到的语料中(甚至包括已知的作者背景和文本外事实),文章的主题是什么,作者态度和倾向性如何,特别是在涉及到作者和叙述者不一致的情况下,就更要谨慎,这还涉及到叙事学,要确定文本的叙事视角。在此基础上查看句子的多义性,如果是歧异就排除,不能排除则可理解为暗含义或者引申义。
在子路其的分析中,多次提到了因果句的问题。其实这种误导手法在古典文学作品中非常普遍,比如《水浒传》和《红楼梦》,作者不便说明的情况往往刻意“误用”因果连词暗示读者,让读者在错位的逻辑关系中产生疑问,从而联系整个文本来体会作者真正的态度。
借用某同学的论文(《红楼梦》的语料分析,关于作者对王夫人的真正评价):
王夫人对彩霞一段文章便颇可玩味。书中对王夫人直评不多,且都是称颂之词,如“是个宽仁慈厚之人”(424),“王夫人原是天真烂漫之人,喜怒出于心臆”(1052),“王夫人原是个好善的”(1113)等等,但又有大回文字写了撵金钏、晴雯、芳官等一干人,直接造成了金钏投井,间接促成了晴雯病亡,芳官出家;虽各处均有替王夫人开脱之文字,如在金钏一段写王夫人“从来不曾打过丫头们一下,今见金钏行此无耻之事,此乃平生最恨者,故气忿不过,打了一下,骂了几句”(424),晴雯一段又有“惑奸谗”(1050——1051)一段文字,似乎王夫人惩下都行之有理;但细品文章仍令人触目惊心。如果说金钏死后王夫人因良心不安而落泪赐银显示其“慈厚”,那对晴雯简直就是铁面无情到了冷酷的地步。赶晴雯出大观园之时“只许把他贴身衣服撂出去,余者好衣服留下给好丫头们穿。”(1102)死后也无半点怜悯之情,只是赏了十两烧埋银子完事,那多浑虫夫妇去讨银亦急得等不得,倒更像去复命。这几段文字均当作正文来写,而“彩霞”一段文字则是暗之又暗了。第七十回开头有一段文字写“因又年岁近逼……只有八个二十岁的单身小厮应该娶妻成房,等里面有该放的丫头们好求指配。凤姐看了,先来问贾母和王夫人。大家商议,虽有几个应该发配的,奈各人皆有原故:第一个鸳鸯……第二个琥珀,又有病,这次不能了。彩云因近日和贾环分崩,也染了无医之症。只有凤姐几和李纨房中粗使的大丫环出去了,其余年纪未足。”(988)而时隔八九个月,却突然有旺儿媳妇求亲一文,方由凤姐口中道出 “前日太太见彩霞大了,二则又多病多灾的,因此开恩打发他出去了,给他老子娘随便自己拣女婿去罢。”(1023)看似两段文字无关,实则大有干系,彩霞出去时并非正经发放之时,在贾母八十大寿后也就是八九月间,似乎是“个案”,二则说因彩霞“多病多灾”,又不通,有病只该在府内养,若非亲娘老子来求而打发出去实非贾府待下人之道,况且之前发放丫环时明写了琥珀、彩云正是因为各有病症而未被发放。再有第三十九回有一段文字写李纨、宝钗、探春评议府内比较出色的丫头,探春把彩霞与平、袭、鸳并论,说他“外头老实,心里有数儿。太太那么佛爷似的,事情上不留心,他都知道。凡百一应事都是他提着太太行。连老爷在家出外去的一应大小事,他都知道。太太忘了,他背地里告诉太太。”(534)看起来彩霞是同平、袭、鸳一类的得力助手,是主子离不了的。偏偏王夫人主动将其打发出去,让人意想不到。七十二回末忽有一段文字或稍可释疑,“且说彩霞因前日出等父母择人,心中虽是与贾环有旧,尚未作准……赵姨娘素日深与彩霞契合,巴不得与了贾环,方有个膀臂,不承望王夫人又放了出去。”(1028)最妙是“不承望”一语,不在意料之中,亦不在意愿之中。王夫人既能发现宝玉、金钏僭越礼教之为,贾环住得又比宝玉近得多,王夫人又岂能不察彩云、贾环之意。但既然赵姨娘尚不承望“彩霞被放”,就说明彩霞绝非因为像金钏那样过分逾矩的行为被放;但毕竟心中“与贾环有旧”,就已是逾矩了。且赵姨娘又希图“有个膀臂”,而彩霞是“凡百一应事都是他提着太太行”,这要是真与贾环做了房里人,也是不能太平的。妙在叙述者偏不从王夫人处写来,只从彩霞心中“懊恼”、“急躁”与赵姨娘“深与彩霞契合”处写来。若非前后有金钏、晴雯之事互映,这段描写便索然无味了。最关键的是,这次发放彩霞绝对是王夫人的自觉行为,并非受了什么谗言或因为彩霞做了什么丢脸之事;彩霞既心中“与贾环有旧”,又岂愿出府,那么王夫人心里到底有何公案便值得推敲了。
在这段评述中,凤姐说:“前日太太见彩霞大了,二则又多病多灾的,因此开恩打发他出去了,给他老子娘随便自己拣女婿去罢。”“因此”便是一个逻辑错位的连词。这可以从大语境中找到答案,可以看到该论文作者在文本中所找到的“旁证”、“引证”在文本中还是有跨度的,是分布在几回之中的,如果不是熟读文本,一般的读者是不会注意到的。这也符合《红楼梦》“草灰蛇线,伏延千里”的特点。另一方面,《红》的作者采用的是全知视角兼多重视角,在最大限度上降低自己的叙述声音,只是通过表面的叙述者“石头”以及书里各种人物的互相评论和集体评论来呈现事物,因此作者对书里很多人物事件的真正态度才显得模糊。
象《声明》这类文章,其实极其好分析。首先作者确保文本的真实性,其次叙述视角单一,虽然作者部分引用他人言论(叙事学中也有观点认为引用他人言论,算是叙事视角的转移),但是大前提是作者声明它是真实的,那么从文本中反映出的作者态度和意图便是真实有效的。在这种情况下的逻辑错位,可能是有意的也可能是无意的。如果这个作者本身逻辑思维有问题,那么就很可能是无意的。这需要对作者的背景有一定的了解,或者对作者充足的语料进行数据统计,从而判定作者是频繁性犯逻辑错误还是偶尔为之。但是鉴于该作者语料严重不足(对其逻辑能力的判断属于超文本分析,需要大量的语料),所以从学术规范上讲不能随便判定。
作者:子路其的师姐 回复日期:2006-1-14 05:54:24

我看了相关文本以后看了子路其的分析,除了个别术语表述不甚确切,没有什么大问题。被质疑的“句义”部分,从小语境来看我觉得没有问题;但是限于语料的充分程度,和大语境的不明确,也难下定论。他在义愤之下写了这个语料分析,我觉得无可厚非。因为毕竟他已经关注了这个事情很长时间,自然不可能那个时候才做推论判断。毕竟是这个专业的,就好象市场卖肉的也有“一刀准”的人,即便他达不到这个程度,但也绝不会信口开河。有人说到“误导”,我只能说,如果我们这个专业的人(起码在我们导师手下)想写篇东西出来误导别人,是绝对不可能用他这种写法的。首先那个“我的感想”就不可能出现。而且我相信以子路其的能力,如果他想故作客观写篇东西出来误导他人,我不认为天涯上会有多少人能够看得出来,即便看得出来也未必能够解释明白。
语义分析每个人每天都在做,语感也每个人都有,但是强度不一。这个是可以经过后天训练的。有些人语感很强,听见或者看见多义句就能马上反应出来,但是却说不出所以然;或者明明知道别人在讽刺自己,但是又想不出语言层面上的原因;这只是缺乏理论素养的问题。但是像我们导师,往往通过论文里一个启承转合就能看出作者想要回避什么问题,哪方面比较薄弱。其实我们都有体会,可能你自己写东西时很明显地意识到有问题,但是拿给别人看别人却未必看得出来;但是像我们导师这种“火眼金睛”的人,现实中也是存在的,除了先天的语言能力,后天的训练也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对词汇和句式相当了解,这些问题都很好解决,词看功能,句子看结构,联系上下文,结合大语境。说得太多了,到此为止。
本来我对某些ID已经做了一些语料分析,现在看来这个工作不可能进行下去了。我个人认为,子路其很可能已经提醒了某些人。
慎思之,明辩之。真相不是谁说了算,在真相没有大白以前,每个人都应该三思而后言,三思而后行。我不认为某人一定是,但是也不想再提供更多的信息给一些关键人物。
在这里对子路其说抱歉,但是所谓的分析,真的也只能到此为止了,为了最后的真相。
本人在天涯的“客串”也到此为止,生平第一次发贴,大概也是最后一次。
祝福朱令和她的家人,还有很多热心关注这个事件的网友,还有“热血青年”子路其。其实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论坛只是骂人的地方。但是这几天一直看着天涯的帖子,看那么多网友为接近事实真相而努力,非常感动。
祝全天下的好人都一生平安~~~~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