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1-06] 隔壁的张木匠 分析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6, 2006

http://www8.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50378.shtml

作者:隔壁的张木匠 回复日期:2006-1-6 18:33:08

“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的典故大家都知道,在这个笑话里,王二的画蛇添足成了他偷银的铁证,相信当时的县官大老爷以此为证再加一顿板子, 王二就要乖乖的认罪把银子吐出来.可是如果放到现在来判呢?那就要看王二的律师以及和县太爷的关系了,因为王二竖的那块牌子不是他偷银的证据,只能说他有嫌疑,除非李四站出来说他亲眼看到了,或者是在王二家搜出了那些能够认定是赃物的银子,否则按照”疑罪从无”,王二不能被认定是小偷.

但老百姓可不这么想,他们会说这县太爷是个笨蛋,要么是收了王二的银子.所以除非王二是巡抚大人的亲侄子甚至皇上身边近臣的亲戚,否则王二最终还是会被绳之以法的,不管是不是有直接证据—-这种时候咱们的司法机关可不是吃素的,尤其是对这种”民愤极大,影响极坏”的案子.

好了,罗嗦了那么一大堆,就是想说,这世界上,画蛇添足的事还是别做的好.想让别人认为自己当年那件旧衬衣干干净净,最好的办法是不给别人看(别人信不信那是他的事,至少他不敢保证那不干净),可不是拿到最好的干洗店里漂洗几遍拿出来向人展示以表清白—–须知洗的再干净,漂的再白,太阳一照总会看到点黄斑的.

孙女士的声明就有点这画蛇添足的味道.本来嘛,这互联网的事情大部分就是个起哄凑热闹的事,说什么都不能太认真的,这阵过了,观众腻味了,也就没人提了—当时大热的佘祥林案现在谁还关心最后的结局了?包括当时最义愤填膺的那些ID!同样的,CY事件如此大热,现在除了几个老马甲,谁还懒得去翻或回那些贴子?

可孙女士终于还是把这件旧衬衣拿出来展示了,而且经过了一流的漂洗,一眼看去真的是洁白无暇,一尘不染,更有一众”正义之士”在傍边引经据典,义正严词的证明着孙女士的清白,痛斥着”怀疑者”的”诬蔑”,直有不把贝先生等一众人等不送上法庭誓不罢休之势.可我看来看去,怎么看着孙女士的声明越来越象王二竖的那块”不曾偷”的牌子?

以下观点纯属个人看法,大家看看就行:

1.孙女士的我以为非孙女士一人之作,也非一天之作,而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其观点之明确,论证之清晰,论据严密,用词之准确, 考虑之之全面,堪称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几可作为法律人士的范文—至少我们单位那个贵的要死的律师就写不出这么严密的声明来.我也相信,这篇声明里的大部分客观事件和时间点都是准确的.当然,那些主观的判断另作他论.

2.正因为这篇,使得我们这些旁观者对这起案子有了完整的认识,但却使得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对这个案子重新有了一些判断,而这些判断在中国,是不需要去证明的,因为那是中国社会的潜规则.

判断1 这个案子公安确实遇到了强大的阻力—-这个案件是如此特殊,清华女生被二次投毒,毒物又是如此特殊–一种重金属铊,被害人的经历如此凄惨,犯罪动机让人不可捉摸,高科技犯罪,被害人生活圈子如此之小,互联网的作用—-这样的案子,没有什么理由公安不把他作为重点案件侦破的,也没有理由2年没有什么头绪,直到”97年3月,朱令家人致信北京市公安局长,指出学生即将毕业离校,其中很多人将出国留学,此案急需抓紧侦破,不能放走凶手;不久又上书国家领导人”后,孙女士才做了”8小时”的嫌疑人,就是说如果朱家不做努力,不上书到”国家领导人”,这个案子从头到尾就没有犯罪嫌疑人!北京的公安当真这么白痴?这个案件真的这么复杂?论坛上很多人都谈到了这个案件的嫌犯所必备的几个条件,那些首都的刑侦专家还会不清楚?真的这么难? 所以根据孙女士的声明,我的判断是,这个案件确实被人为干预了,办案确实被阻挠了,没有”国家领导人”的干预,这个案子可能从头到尾都没有”犯罪嫌疑人 “!更加证明我这一判断的是,从此案被贝先生重提到今天,无论是官方还是网上,无论是用正式声明还是化名形式,至今没有一个来自北京公安方面对此案的正式或非正式说明!更没有什么平面媒体对这一事件进行追踪报道!只有民间的一些议论!这只能说明一点:这个案子的水很深,盖子很严,圈内人没有人愿意或敢出头去打开这个被捂了11年的盖子!

判断二.8小时的”犯罪嫌疑人”不是人人都能享受的待遇.请注意,按孙女士”声明”的说法,她只做了8小时的犯罪嫌疑人就被释放了.我只想说一点,一个2年没破的重大刑事案件,唯一当过犯罪嫌疑人的人却只被关了8小时就被放了,这在中国意味着什么?至于声明中那句”可以想象公安当时一定面临巨大的破案压力,他们希望尽快抓到凶手,对上级领导和朱令家人能有个交代。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朱令中毒两年多公安机关一直没什么动静却突然在1997年4月2日对我进行突击讯问。”就明显是一句鬼话了.公安再傻也不会去无缘无故惹一个家庭背景如此之深的人, 因为这是在中国,这是在首都,这是在一个无权无势就可以含冤到死,而一个小小村长都可以草菅人命长期逍遥法外的国家!北京的公安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如果除了孙女士还有别的人被当做犯罪嫌疑人,还说的过去,可我们看到现在,除了孙女士,没有其他犯罪嫌疑人(这点我想是肯定的,否则孙女士的声明一定会提到!)

判断三清华校方的扣发毕业证的举动绝不是那么简单的要推卸责任.因为这是在中国,”打狗看主人”的中国.我说一个简单的例子,我认识一位某个著名大学的教授,曾经当过该校的研究生院院长,就是因为坚持不愿给一位不学无术的高干子弟签发学位证书,最后被逼辞职,继任者第一天就签字让那位高干子弟结了业,而那位教授后来在评选学部委员时,也因此没能评上.这就是中国高校的现状.所以,当时清华如此对待孙女士,肯定是承受着巨大压力的,而且是知道后果的,其坚持的原因绝不是怀疑和推卸责任,而是有他们的依据—当然,这个依据是什么,孙女士的声明不会告诉我们,现在的清华也未必会告诉我们.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