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1-05] 『天涯杂谈』再踩贝志诚的尾巴!——再替孙维声辩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5, 2006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flag=1&idWriter=0&Key=0&idArticle=450026&strItem=free

作者:匣中剑0027 提交日期:2006-1-5 12:34:00
  再踩贝志诚的尾巴!——再替孙维声辩
  
  贝志诚这个肮脏的小人,在遭到网友们驳斥,所谓“被彻底清洗过”的咖啡杯眼看就要成为年度十大笑话之首的时候,抛出了一个声明,企图最后跳墙一把。但是鲁迅先生的教导我没有忘记。更何况贝志诚显然不像是受过洗礼的样子,在所谓的声明帖里它还在无耻地咬人。我承认我不厚道,喜欢恶作剧,尤其是捉弄蠢货。可问题是偏偏有贝志诚这样的东西不断主动送上门来。不好意思,我动手了。
  
  第一,
  
  贝志诚现在已经无法把自己打扮成一个英雄了,可它显然忘了它曾经把自己塑造为一个网络的英雄传说(当然不是法比康发行的朱红雪海之槛歌什么的)。如果一个人居然可以这样当众把自己说过的话干过的事情造成的影响都推卸得干干净净,那么它不但不是英雄,甚至不是人,只有说话当放屁的东西才能表演得这样淋漓尽致。
  贝志诚推卸自己责任的对象,是警方。它说,“怀疑孙维并不是我的臆断,1995年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孙维是谁。朱令铊中毒距现在已经11年了,警方透露给朱令家属的唯一嫌疑人,就是孙维。并不是我以及朱令家属怀疑孙维,警方才开始调查孙维,而是警方长时间地调查孙维,我们才知道了孙维是这个案件的嫌疑人。”
  它的意思,它十年来的种种迫害人侮辱人糟蹋人的行径,都是“奉旨招讨”的,都是得到主子“钦命”的,因为这些都是警方的意图。鲜花锦旗名声虽然是贝志诚收入私囊,但是如果出了问题,那么当然是主子的责任,俺贝志诚可不负责。
  这在下面这句话里表现得尤其清楚,“我不认为是我一直在造谣言,孙维彻底洗清自己的嫌疑也不应该是在网上。如果朱令事件还能有个水落石出之日,我希望孙维勇敢地向校方和警方讨还自己的清白。”
  
  首先,我得指出,只有奴才成性的东西才会以主子的头脑代替自己的头脑。我们自由人从来都是根据事实来思考问题的。只有奴才才会根据主子捏造的“被彻底清洗过”的咖啡杯这样的所谓证据去咬人。
  贝志诚不是娃娃,娃娃也少有这么低能的,贝志诚是北大的学生,智商不该如此低下的。每个没有智障的成年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言行负责,贝志诚也不例外。你主子的腐败无能残暴,那是我们清楚的,但你并不是没有判断能力的智障,十年来,你充当主子实施迫害的帮凶,这是你无法辩解的事实。
  当然,如果贝志诚想方设法证明它是智障,而之所以智障上北大,是因为出身高门大户,或者是因为是XXX的私生子,上北大是托这个福分的。它如果能证明这一点,我无话可说,我承认它的确可以不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更何况,贝志诚这个帮凶当得还是满有选择性的。
  它口口声声警方如何如何。
  它忘了,孙维指出的“1998年8月26日公安机关宣布解除对我的嫌疑,在14处领导和主要办案人员都在场的情况下,我再次提出要求对我进行测谎,被立即拒绝,说“没有必要了”。
  看来贝志诚在接收主子指示的时候,出现了干扰,信息01翻转了,所以它没有收到主子的这个指示,甚至理解拧了。以至于它继续对孙维实施迫害,到现在八年了。
  这八年来贝志诚的所作所为,难道也能推卸到主子头上去吗?
  莫非贝志诚会像韦小宝那样嗖得掏出一张黄帛来,“看,这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主子有密旨。”?
  
  即使贝志诚能够证明它是奉“校方和警方”的密旨,狗仗人势对孙维实施了十年迫害。
  这也不能撇清贝志诚的罪责。
  你主子固然应该为自己的暴政罪行负责,可帮凶一样要受到应有的惩罚。
  
  而贝志诚之流却像一条乏走狗那样卑怯地躲到“校方和警方”背后,还要故作硬气地要孙维去和“校方和警方”叫板,“讨还自己的清白”。
  完全是一副没有担当的太监样。
  我请问大家,孙维向“校方和警方”叫板什么?莫非孙维的学历现在还扣在校方手里?又莫非孙维要警方推翻98年就已经给出的无罪的结论?
  贝志诚之流既然要孙维向“校方和警方”叫板,那好,请贝志诚之流站出来作证,证明“校方和警方”必须对孙维十年来遭受的种种迫害负责,证明它自己不过是一条奉旨咬人的走狗。
  贝志诚不是一向自诩顶着巨大政治压力追杀杀人犯吗?现在站出来作证,不也是重审朱令案的一个契机吗?它不会躲在狗洞子里吧?
  
  需要指出的是,
  贝志诚把责任完全推卸到“校方和警方”的时候,它已经在打自己耳光了,我们对贝志诚的这个表态还是记忆犹新的。“我是贝志城,我对我说的话负责任。”
  贝志诚以自己都承认“没有意义”的证据迫害一个弱女子十年之久,获取了巨大的名声,大概还从做生意的朱家那里得到了帮助,今天它作为一个百多人企业的资本家,它突然告诉我们,它说的不是人话,它是在放屁。因为是在放屁,所以不需要负责。它说,需要负责的是“校方和警方”。打个比方吧,如果把“校方和警方”比作人,把贝志诚比成肛门,那么当“校方和警方”通过贝志诚这个“肛门”放屁的时候,贝志诚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
  
  当然,
  我们都知道,贝志诚自己也承认,它现在是“事业”有成,剥削发财的资本家了。有百多个员工的资本家了。就算被判定个诽谤罪,罚个几万十几万几十万,对它算得了什么?比付广告费可值多了。
  但是,如果我是孙维,我不是这么玩的。如果一条脏东西,居然蓄意栽赃陷害企图置我于死地,而它居然以为光光钱就能了断,它就想错了。
  当然,钱,民事赔偿,那是一定要的。以资本利润和员工工资一比一来计算,百多个员工,每人年平均工资假设是两万的话,我估摸着贝志诚大概也剥削了至少一千万了吧?就先定一千万吧。
  但是,孙维受到的可不仅是金钱的损失,而是生命的威胁,是“逼供”是“打死了装麻袋的”威胁。换了我,贝志诚要跟我玩,好啊,我一个穷光蛋,玩钱我玩不起,玩命我还玩不起吗?
  这样好不好?
  贝志诚你去警方那边诬告我,说是我和你联合作案的。你不是希望重审吗?这不就是一个办法吗?如果警方能够证明我有罪,我保证向警方证明贝志诚你无罪,我没有和你同谋,让你释放。
  反过来呢?如果警方找不到证据证明我有罪,贝志诚你看怎么办?你千万别说自己得了精神病,说话不算数。就算警方放了你,你自己找座楼,不低于三十层,给我跳下去。摔不死就重来。
  我们以命博命,好不好?
  别以为你拿一点剥削来的臭钱,就可以随便陷人于罪。
  我理解的承担责任,是诬告反坐,你诬告我杀人,那么你也要承担杀人犯的惩罚。
  
  第二,
  
  罪责无处可推卸。贝志诚应该比我们更清楚。
  现在咬人成了它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它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又耍起了心理暗示的伎俩。
  它说,“朱令被投毒,总得有个投毒者吧,不要告诉我是上帝。” “对于这个11年未破的案件,孙维是唯一的也是最后的线索了。”
  也就是说,既然孙维是最后的线索,那么要想重审朱令案件,那么孙维就应该被钉上十字架成为殉葬品。
  
  这里我要问大家,
  谁说孙维是最后的线索?
  哪一个证据证明孙维的嫌疑比朱令的身边的其他人,同学朋友父母亲戚贝志诚之流更大?
  千万不要告诉我,除了“被彻底清洗过”的咖啡杯之外,又发现了“被彻底清洗过”的咖啡匙。
  
  事实上,
  如果要说嫌疑,孙维的嫌疑是最轻的。
  因为孙维已经接受过警方的怀疑和调查。
  从1997年4月2日孙维第一次被传讯,到1998年8月26日,警方宣布解除对孙维的嫌疑结束,孙维至少被警方调查了一年四个月零二十四天。
  对于这一次调查,贝志诚已经承认了高层的指示是“秉公办案”,贝志诚之流没有忘记自己的招供吧?
  贝志诚之流还大肆宣传,北京警方满腔义愤,叫嚣什么“放他妈什么放,打死了装麻袋里放出来”,是这样吧?那么北京警方没有偏袒孙维是无可怀疑了吧?贝志诚之流自己也承认吧?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北京警方最后仍然不得不承认,孙维无罪,不得不解除对孙维的怀疑。
  我请问大家,如果北京警方真的掌握了什么所谓贝志诚之流宣扬的“有力证据”,那么会是这个结果吗?
  
  事实上贝志诚蓄意把重审案件导向一个最不可能的已经得到警方排查过的嫌疑人孙维,而又不肯提供任何新的证据,我不能不怀疑贝志诚的居心,保不齐它是要掩盖自己吧?面对朱令父母坚持不懈地申诉,只好想方设法把危机转嫁给别人吧?
  
  贝志诚之流能够对第一次警方调查孙维提出的唯一的不满,那就是警方没有“逼供”,没有直接根据所谓“被彻底清洗过”的咖啡杯“也就可以判了”。
  这些所谓证据的荒谬可笑我已经反驳过了,本帖是“再替孙维声辩”,不再赘述。
  当然,
  我相信,我的确相信,如果警方按照贝志诚之流的愿望使用刑讯逼供,一定会有新的进展。这个案件一定会由悬案进展为冤案。
  虽然现在直接的殴打逼供还时有耳闻,估计不在少数,但是我听说现在有了更新的刑讯逼供方式了。事实上,如果我们注意报纸的话,我们是会看到,某某案件经过48小时,72小时“政策攻心”罪犯终于开口的消息的。直截了当点说吧,所谓政策攻心,就是疲劳审讯,当你饥寒交迫,在炽热的聚光灯下口渴难耐,无法休息神志昏迷的时候,你不招吗?八成是招了。而且,请注意,而且你身上连一个伤疤都没有!!!
  贝志诚之流既然把希望寄托在警方重新公开使用法西斯暴政的刑讯逼供手段。我提个建议,先别拿孙维这样的女流之辈试验,我们拿贝志诚和其他帮凶先玩一把如何。也别麻烦警察大哥它们这么专业的,让我匣中剑这种业余逼供高手,玩票一把如何?我保证在72小时(不行就96小时…:))“政策攻心”之后让贝志诚招供它犯下一十三条人命大案。
  千万别指责我残暴,这是贝志诚选择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贝志诚说,这样才能查明真相,我一定会让贝志诚对自己的话有更深体会的。
  
  凶案当然有凶手。
  这是常识。
  除了凶手本人(自己干的自己当然清楚),谁也不能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指证谁必定是凶手。
  这也是常识。
  而我们看到,贝志诚在承认自己“没有意义”的证据的情况下指证了凶手。
  这说明什么?
  
  让所谓最后的线索见鬼去吧!
  贝志诚及其帮凶们企图将所有反对它们栽赃陷害的人说成是反对重审案件。
  但是我们所反对的,并不是重审案件,而是反对给重审案件预设什么最大嫌疑人,最后线索之类的条件。
  企图歪曲这个关键,贝志诚及其帮凶们的目的何在!
  既然贝志诚之流这么热心重审案件,而不在乎有没有证据,会不会冤屈良人,那好,请以身作则,贝志诚或者别的什么喽啰,主动点,给老子站出来,你们自己去公安局投案,说是你杀的朱令,怕什么呢?反正你没杀的话,最后总会出来的(当然如果你被“政策攻心”攻下了的话,算你倒霉)。有你们这么一折腾,这个案件岂非就重审了?按照你们的逻辑,岂非就有进展?不正是如你们所愿吗?
  希望你们别像条狗似的,真的碰上点事情,就往别人背后躲,凭什么你们不敢做的,孙维要配合你们做?
  
  拜托,别让我看不起你们这些说话当放屁的胆小鬼好吗?
  
  今天先到这里,老子撤了。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