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1-04] 张利的看法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4, 2006

http://www13.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9549.shtml

作者:百合之春 回复日期:2006-1-4 23:55:20

大家好,我是张利,朱、孙的同学。
个人比较认同孙的声明,虽然其中的窃听器等部分也许事实并非如此。
其实,即使没有这样的声明,作为当时该事件的亲历人之一,我也不相信是孙所为,我同周围很多人一样,认为孙是有条件,没动机。如果真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真凶另有其人,我倒不会感到惊讶。但是,如果真有这样一天,那么现在很多指责孙的人,包括贝先生等人,是否会感到愧疚呢?如果在这以前,孙因无法承受巨大心理压力而有三长两短,那么又会有谁应当受到指责(抑或良心谴责?)呢?
当然,如果换位思考,处于朱家的处境之下,面对如此飞来横祸,认定某人是凶手,也是人之常情,是可以理解的。关键在于,如何真正冷静下来,经过认真推理,分析前因后果,相信朱家人及贝先生等人也会改变想法的。当然,这需要时间。
这次事件双方的讨论也许可以平息很多无端的猜测,也许也有助于让当事人冷静下来,重新思考。
事件背后的许多事情,本来不想再深入讨论了,但是,为了让事件更为清晰,不得不说几句。例如,贝先生说物化2的同学十分冷漠,对于朱的事情漠不关心。事实并非如此。仅就翻译邮件一事来说,当时我本人就收到了一摞计算机打印纸(带孔的那种),在五一期间进行翻译,为此还特地去北医我同学那里借了医学辞典。另外,当时我们已经准备开展一次全校规模的募捐,千纸鹤、黑板报等都已经准备好,但是由于学校不想将事态扩大,将此事压下,因而活动胎死腹中。
现在旧事重提的最大意义在于,唤起更多人来帮助朱活下去。关于捐款,也许在操作上有问题,例如朱家是否应当公布每月的相关支出,总捐款额、捐款人数(名)等,当然这需要有人帮忙,需要有志愿者。虽然我由于个人身体等原因,无法深入参与,但是我也愿意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以上是本人对孙声明的一些思考,由于对前面的一些帖子并未看全,也许有些内容已经被提及,只是希望对澄清事件有所帮助。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