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1-03] 邱志江对贝志城《关于朱令事件的几点说明》的回复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3, 2006

邱志江对贝志城《关于朱令事件的几点说明》的回复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8829.shtml

『天涯杂谈』关于朱令事件的几点说明—贝志城
作者:邱志江 回复日期:2006-1-3 19:39:08

作者:花沐兰 提交日期:2006-1-3 14:07:00

我是贝志城,朱令的初中高中同学。朱令大学同学们口中的“谣言”制造者。1995年4月,朱令二次中毒,4月8日我和5名中学同学一起去医院看望她,我们每次一个进入ICU,那个我们熟悉的美丽、活泼、多才多艺的朱令,头发全秃,全身插满管子躺在那里,昏迷不醒。我现在还记得自己当时的感觉,双腿发软,想跑又跑不动。一个男同学说,我们一定要救朱令。那时我刚刚接触互联网,就和朱令的父母说了,要通过互联网求助,确定朱令的病因。朱令的父母对互联网一无所知,并没有表示出很大的兴趣。
1995年4月10日我们开始通过互联网求助,就此我开始卷入此事。
我第一次在网上明确表示怀疑孙维是2002年,在这之前我甚至没有在网上谈论过,因为这是一个非常不愉快地回忆。不知道朱令和孙维的大学同学们说我每隔两三年就散布“谣言”有何根据。

———邱志江发言 开始—————————————————–
我没有看到在我和我们班同学的发言里面,有人说贝志城“每隔两三年就散布“谣言””。
———邱志江发言 结束—————————————————–

怀疑孙维并不是我的臆断,1995年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孙维是谁。朱令铊中毒距现在已经11年了,警方透露给朱令家属的唯一嫌疑人,就是孙维。并不是我以及朱令家属怀疑孙维,警方才开始调查孙维,而是警方长时间地调查孙维,我们才知道了孙维是这个案件的嫌疑人。
朱令的大学同学们,都表达了自己的美好祝愿,愿朱令活下去,健康起来。但你们可能忽略了,朱令和其亲属还有另一个愿望,那就是要知道到底谁是真凶。
2005年的时候,朱令的妈妈还去市公安局信访,市局口头答复,此案上级早有批示,不可能再查了。
对于这个11年未破的案件,孙维是唯一的也是最后的线索了。
所以负责任的做法是说出自己知道的真相,哪怕是点点滴滴。你可以不怀疑孙维,但你用什么担保就不是孙维。我坚持自己的怀疑,从警方和清华透漏的点滴信息没法不让我坚持这个怀疑。

———邱志江发言 开始—————————————————–
“孙维是唯一的也是最后的线索了”,不理解为什么孙维是唯一也是最后的线索,没有论据支持啊。好像这句话强烈的暗示孙维就是凶手。
我并没有担保孙维,我只是认为孙维不是凶手。好像我的同学们的发言里面,都是支持孙维,没人担保孙维不是凶手吧。你可以坚持你的怀疑,但是你同样无法证明孙维是凶手。
———邱志江发言 结束—————————————————–

我曾经试图和朱令的大学同学联系,希望尽量接近真相,找到真凶,也不希望冤枉好人,得到的答复大多是不知情、不爱讲。现在我被群起攻之指责为“谣言”制造者,那么如果果真是谣言,你们的沉默和冷淡是不是也是这“谣言”产生的一个因素呢?

下面我就我所掌握的事实做以下说明,鉴于国内的现实和对知情人的保护,请恕我不能如“团支书”所要求的那样给出消息所闻的明确出处,但不代表这仅仅是道听途说。

1,孙维如何被怀疑?

调查之初,没有人怀疑孙维,朱令的同班同学都没有怀疑孙维。而是班上另两个女同学,跟朱令有矛盾,甚至在朱令重病时都坚决不去看望。包括朱令的男友当时怀疑的也是别人。
警方把孙维列为嫌疑人,是因为清华大学出具的材料:孙维是唯一接触铊的学生。民乐队,她是朱令的替补。
这并非是我造的谣言,这个孙维应该很清楚,被警方问讯时,应该已被告知。

———邱志江发言 开始—————————————————–
“孙维是唯一接触铊的学生”
“民乐队,她是朱令的替补”
这两条,已经被孙维解释过了,后面也有很多清华民乐队和同学回帖支持。详见“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
———邱志江发言 结束—————————————————–

2, 朱令的杯子在床下孙维的箱子中翻出

这个事实我第一次得知是1998年,朱令的母亲亲口所说。
消息来源是市公安局的一位离休干部。为朱家世交。太阳正暖只能证明派出所取走宿舍内属于朱令的东西,并不能证明警方没有搜查过孙维的物品。

———邱志江发言 开始—————————————————–
消息来源,这里好像是第一次提到。
原来是 公安局的离休干部 告诉 朱令母亲,然后朱令母亲告诉 贝志城。应该离休干部不会是直接去搜查的警方,那么就是从卷宗里看到,或者他人转述。且不说这条经过多人转述后的消息是否在细节上面一直不会搞错,先看看贝志城发言的原话: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2:39:00
关于咖啡杯,公安去朱令宿舍搜查,结果是在孙维床下的箱子里找到了朱令的咖啡杯,而且被彻底清洗过。
孙维的解释是:朱令一直不在怕杯子脏了,所以就给洗了,然后怕在落灰所以放到自己箱子里保管。
也不能说不合理
我了解的旁证就是这些,请问一条条列上来有意义吗?”
请问朱令母亲告诉你的原话里面是否有“在床下孙维的箱子中翻出”和“彻底清洗”的字样?
———邱志江发言 结束—————————————————–

3 朱令父亲走私铊传言

中国的重重社会关系,直面很困难的,我站出来了也就准备付出代价。警方调查之初,我的一位关系很好的大学同学,女友在清华且和朱令班上一些女生关系不错。说清华传言朱令中毒是因为他爸爸走私铊,不小心沾染的。当时,我想这个谣言如此恶毒,实在不像是无聊的人可以编出来的,告知警方调查出谣言的来源有助于此案的侦查。好友因此差点和我决裂,我被讯问时警方态度很友好,他的女友被询问警方的态度就完全不一样了。我对同学很抱歉,但是这件事还是要做。同时,我补充一点,谣言的来源最后查到了,确定为孙维所为。

———邱志江发言 开始—————————————————–
这条是以前从来未见贝志城提到过的。
作为朱令和孙维的同班同学,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我从未听说过“朱令父亲走私铊传言”。
那么能请贝志城说一下,都有哪些人听到了这些传言?可能请他们来天涯用实名来说明有困难,那么能麻烦贝志城简单说一下都是哪些人么(比如是清华的,还是北大的,哪个班级的)?

尤其关键的问题是,是谁?以及如何确定谣言的来源孙维?这个希望贝志城能正面回答。

———邱志江发言 结束—————————————————–

4 翻译事件

救助过程中,我们专门编写了一个软件分析写邮件人的严肃度(包括是否医生、他判断是那种病、回信频率),在怀疑铊中毒之后,也用关键字搜索分类,把不同的诊断方案、治疗办法分出来,最后治疗方案也是这样。所以,当我们需要朱令同学帮助翻译时,我亲历的情形上个以前帖子已有详细描述,朱令同学的表现令人心寒。第二次我的同学吴向军和她们的团委书记应该说得很清楚,第一协和不接受材料,第二翻译的结果必须我们拿回来处理和甄别后才能有用。但是我们几次催要都得不到任何翻译的结果,现在这位团委书记解释说是直接交给协和了,我相信他?不管是因为他是党员习惯循规蹈矩还是清华北大的俞亮情节,显然他把这些摆在了他的同学安危之前。

———邱志江发言 开始—————————————————–
这个我没有参与,无法提供什么。我倾向于认为你和薛刚都未说谎。
但是我想这个与主题无关。
———邱志江发言 结束—————————————————–

5 朱令的班集体

朱令的班集体,恕我直言,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无论是在翻译事件的所作所为,还是后面我贴出的朱令的同学给我的邮件。在我看来,都是一个重视集体荣誉超过一切甚至同学的生命的班集体。现在这么多自称是她同学的人跑上来起劲,第一我希望你们用真名发言,无论是你们想洗清孙维的怀疑还是希望找出真凶,真名发言都是效果最好的。第二,希望你们跳着脚证明孙维人品的时候,能够把这十年来你们没做的工作补做一下,清华到底对铊盐的管理是怎么样的,同学中谁能够接触。请不要在11年之后,告诉我,朱令是自己不小心误服的,其实那个真凶是不存在的。

———邱志江发言 开始—————————————————–
我是用真名发言,我们班的另两个男生 薛刚和寇鹏 也都是用真名发言。
而我们班现在发过言的4名女生(不包括孙维)未使用真名,我觉得她们离孙维更近,看到了孙维的遭遇后,对自己有所保护是未可厚非的。我和其中的两位女生联系过,通过她们也得知其他的两位也是我们班的女生。
朱令是否意外中毒,我认为现在的信息,还无法判断。我认为投毒和意外的可能都有。问题的关键是毒源!
———邱志江发言 结束—————————————————–

6 关于孙维被清华扣发毕业证及不出具出国证明

孙维自己的帖子已经证明我所言非虚,孙维的同学的帖子也证实了她已出国多年。

7 孙维的爷爷有没有干涉此事

95年下半年,警方已告知朱令父母在调查孙维。孙维声称警方97年前都没问讯过她,并以她爷爷1995年12月已经去世,证明没有涉及此事。此事的正确时间线索是,95年下半年,警方已明确锁定孙维,当时的最高国家领导人不是邓,中国人都知道,在中国最高领导人是总书记。

———邱志江发言 开始—————————————————–
恕我理解力有限,没看出这段文字可以证明孙维的爷爷是否干涉此事。
我觉得如果可以拿出“95年下半年,警方已明确锁定孙维”的有力证据,会更有说服力。
———邱志江发言 结束—————————————————–

8 我为什么坚持怀疑孙维

我接受警方问询仅一次。我没有向朱令家人提供过任何潜在怀疑人的信息,朱令家人对孙维的怀疑来自警方。我和朱令的父母通过不同渠道看到了一些证据,我怀疑孙维就是凶手,但不是100%确定。很多人希望在这里提供证据,我说了一些可以说得,但是第一中国的政治和现实不允许我提供更多的,第二很多证据我相信嫌疑人本身也不知道;我在这里提供了只会让可能的凶手掌握更多的资料,更好的逃避法律的制裁。
我的消息来源主要来自警方、校方提供给警方的证词,以及朱令的父母、或者是刚才那位我的同学的女友,我没有理由怀疑他们造谣。如果没有人能够提供确凿证明说明清华作了伪证,我不会收回这个怀疑。更何况一些信息是从两个不同渠道得到了证实。孙维的同学有的写的言之凿凿,以前说根本不了解情况的不也是你们吗?有的证明比较可笑,例如,太阳正暖同学愤怒的证明水杯事件是子虚乌有的,其实你能说的只是,这件事我不知道。警方调查的结果不可能透露给你,警方搜查的时候也不可能让你在边上看着。包括还有一些自称同学的人居然提出来让我登出警方案卷这样天方夜谭的要求,我很不理解你们这么做的原因。我希望你们提出证据的时候,不是用一堆马甲互相证明,为什么能证明,拿出证据来。你们身在国外,不存在面临的政治压力等等。无论为了孙维还是朱令都希望你们用真名站出来说清楚。

———邱志江发言 开始—————————————————–
你有你的消息来源,可以导致你坚持怀疑孙维。
但由于你无法公布你的消息来源,那么就无法证明你陈述的都是事实。
另外,对于你每隔段时间就提出一些新证据的做法,我不是很认同。这里涉及到抓捕朱令的真凶,以及孙维的清白,能否麻烦你深思熟虑后,将你认为可以说出来的证据一次说清楚?
———邱志江发言 结束—————————————————–

9 清华的责任

协和治疗过程中,极度抗拒外面的协助,记得我把整理好怀疑铊中毒的资料交给他们,在医院走廊等了一上午,所有医生都拒绝接。事后他们解释误诊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清华,说清华矢口否认朱令可能接触到重金属盐。另外由于是两次中毒高峰,当时想不到投毒的可能,没人会想到重金属中毒的症状是这样。警方调查,又是清华指证只有孙维因为参加一个项目可能接触到铊,如果孙维说不只他一个人能接触铊是真的,那我认为此事无论朱令的中毒和迟迟找不到凶手都是清华责任最大。

———邱志江发言 开始—————————————————–
清华、协和在这件事上面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前提是如果你陈述的都是事实,呵呵),但与我们讨论的主题无关吧。
———邱志江发言 结束—————————————————–

10 网上洗不白孙维

我不认为是我一直在造谣言,孙维彻底洗清自己的嫌疑也不应该是在网上。
如果朱令事件还能有个水落石出之日,我希望孙维勇敢地向校方和警方讨还自己的清白。
孙维的同学们,最应该做的,也不应该是和网友对掐,而是应该尽可能地回忆一下当年的真实情况。到底谁能接触到铊、谁有可能下毒、铊盐的致死量差不多一克下去要什么条件。或者能够让舆论客观的调查此事,形成压力,让警方重新调查此案,让清华在压力之下将真实的情况还原。
朱令被投毒,总得有个投毒者吧,不要告诉我是上帝。

———邱志江发言 开始—————————————————–
我赞成警方重新调查,但这不是你我可以决定的吧。
“朱令被投毒,总得有个投毒者吧”。问题在于,我不确信一定是投毒。

再多说几句,我不认为你和我们班的同学是站在对立的位置上面。你在帮助朱令上面给予的帮助是大家都看到的。
同时你也希望早日抓到真凶,我们何尝不希望真凶早日落网!
但我不认同你的有些做法,因为我们不希望去冤枉一位清白的同学!
当然你可能有些确凿的证据,有你无法明言的苦衷。但希望你能先确认你的证据,看看是否真的那么有力。
有可能的话,希望能和你交流下,你可以在天涯给我发送悄悄话。
———邱志江发言 结束—————————————————–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