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1-02] 太阳正暖回帖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2, 2006

http://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448164&flag=1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6-1-2 21:12:13

读了所有回帖,虽然我不觉得有必要谈所有要求我回答的问题,但有几个问题我还是再说一下,希望能让paoti等网友不要再说我“敷衍”“有意回避”了。

1。“paoti 回复日期:2006-1-2 03:25:59
quote from: 太阳正暖
我的确记不清楚咖啡杯在哪里
=======================================
咖啡杯是本案最重要的证据了。当初如果警察拿朱令的东西的时候,肯定会询问同宿舍的同学哪些是朱令的(这点太阳正暖也证实了)。如果当时咖啡杯在表面放着,警察肯定会问这是谁的?太阳正暖肯定有印象。而从太阳正暖的回复来看,当时警察并没有发现并拿走咖啡杯。(所以贝先生的说法存在可能性)
而作为本案最重要的物证,咖啡杯自己藏起来了?咖啡杯的下落到底去哪了?太阳正暖不能一句记不清楚了就敷衍过去。”

这个咖啡杯的问题被提出来多次了,我也回答过了,大家可以注意一下,提出咖啡杯的是贝先生,在看到他抛出的“新线索”之前,咖啡杯对我而言,在记忆里不是个特殊的东西。在宿舍里住了两年多,朱令的东西也是很多的,和大家一样,包括饮食、洗漱、护肤化妆用品用具,衣物被褥,书籍笔记文具等等,派出所来取时,如果当时特别提到了这个,我是应该记得的,但确实没有特别提到或问到这个东西,记不清楚我想是可以理解的吧?– 所以我说,在这个整个大学期间唯一一次派出所来取走朱令东西的过程中(不包括有人怀疑,现在为止不可证实的“秘密”搜查),不存在贝所说的从孙维箱子里找到彻底被洗净的咖啡杯。我希望这个说明已经够严谨了。

不过我的确感到十分惊诧,一方面贝先生在2005-12-31 12: 39:00的帖子中说得非常清楚,他从公安朋友那里听说的是找到了“被彻底清洗过”的咖啡杯,另一方面,有人说MITBBS早就提出了咖啡杯一事,然后在 “作者:reedinrain 回复日期:2006-1-1 23:09:57”引用了相约加拿大:枫下论坛 rolia.net/forum中贝的室友说“Thallium was all over Zhu Ling’s drinking glass (as I remembered) in her room.”(朱令的drinking glass上到处都是铊),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矛盾,是贝的室友记错了?还是贝告诉他的就是这个和他前天所说完全矛盾的说法?我感觉到这里为止,也许除非等贝回来再次提出新的“线索”或解释,咖啡杯的事情再谈下去还有意义么?(当然,大家想谈的可以谈,我实在是怕了某些人,难保不会有人说“你难道怕谈这个问题?”sigh~)

2. “作者:paoti 回复日期:2006-1-2 02:57:04
另,太阳正暖,你能不能说明一下孙维在95年是否进过局子?若进局子了可就不象孙维说的她只是和其他同学一样都被质询了一样简单。
这个问题我感觉“太阳正暖”在有意回避。因为之前有好几个帖子都要求证明这一点了,而“太阳正暖”避而不答,只答自己知道的对孙维有利的问题,让人怀疑”

如果我没有及时回答的话,抱歉,绝无有意回避。95年孙维和我们一些其他同学一样,被叫去派出所询问和调查,据我所知,在97年4月之前,她没有以不同于这样的方式被介入过此事的调查,包括被公安讯问。97年4月她被公安14处突然带走讯问一事,我印象很深刻,因为她当时一晚上没回来,事先也没和谁说过,同宿舍的同学都觉得挺奇怪的(这是基于安全的考虑,谁要是晚上因为什么原因不回来要给其他人打声招呼,否则时间再长些就要找一找了),过后她告诉我们她被公安14处突然带走了,后来她可以回家时已经非常晚了,说的时候她情绪还是在很震惊的状态,不知道怎么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情,并给我们说了一些讯问中的事情,象公安不让打电话回家、长时间一点不让休息的讯问、反复问同一件事等等,我印象很深刻。
这里我说“据我所知”也是为了使各位放心,如果各位产生类似“咖啡杯-秘密搜查”的怀疑,也就是说她被公安在97年以前,(1)被多次讯问而没有告诉我们,我们也未有丝毫觉察(2)且能在多次讯问期间没有我们记得起来的缺课、夜不归宿(除周末假日回家)的情况,那么我只能说我不能否认这种说法,虽然我自己确实怀疑同时满足这两项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有人说我没法保证,那么我的这个回答仅送给问我的paoti,既然你问了我,就是想知道我所知道的情况,对么?
而且,我认为,在这个事情上,既然仍然是贝先生说的早在95年北京市公安局就多次传唤过她,贝更有责任出来,拿出确实可信的说法,证实这一点。

有网友说我的情绪立场不够客观,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很抱歉。我始终认为,说真话说我知道的事实是最简单也是最有力的,带有情绪和主观性的东西没有任何帮助,但看来也许不那么容易控制。也许大家可以“各取所需”,我不强迫也不可能强迫大家读我的帖子和相信我说的东西,所有的人当然有自己判断的能力和权利,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