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5-12-31] xuegang 回帖总结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December 31, 2005

xuegang个人回复集
栏目   论 题 发表日期
天涯杂谈 re: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 01-02 21:58
天涯杂谈 re: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 12-31 15:00
天涯杂谈 re: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 12-31 12:08
天涯杂谈 re: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 12-31 11:53
天涯杂谈 re:转贴贝志城关于朱令事件的声明 12-31 11:37

2006年1月2日回帖即为后来单发的《25个矛盾点》,在此不再收入。
2005年12月31日11:37 “re:转贴贝志城关于朱令事件的声明”与12月31日11:53回帖相同,也不收入。

转自“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
http://www13.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6431.shtml
不一一指出具体回帖页码。

作者:xuegang 回复日期:2005-12-31 11:53:01

首先对贝的声明回一短贴。
自始至终,我都认为贝的很多观点是很片面的。首先我想回顾一下翻译电邮的经过。当时我是物化二的班支书。贝的同学先到女生宿舍,然后联系到了我。我和另外一名同学当天傍晚就到了北大宿舍取回了存有电邮的磁盘。随后班里的很多同学一起连夜帮助翻译了电邮,包括孙维。我还记得当时电脑资源非常有限,好在我的导师非常支持,允许我使用实验室的电脑把所有电邮打印出来然后分发给班里的同学。第二天,我们就整理完毕把所有建议分析全数由系领导转交了协合。所谓 “我们五一都安排好旅游了,实在没时间帮助你们”的话语不知出自何处。虽然我不记得和我接触的北大同学姓名,但当事人应该记得在北大宿舍楼下的会面吧。

作者:xuegang 回复日期:2005-12-31 12:07:56

我是孙维在清华的同班同学,曾任物化二班支书。

首先,邱志江也是我们同学,真名真姓,勇气可佳,希望大家不要人身攻击。正如邱所言,有一些孙维申明的内容,我也是直到阅读声明才知晓。但孙维所列我所知部份,未见与事实有任何出入。特依声明所提顺序简短罗列如下,请大家对照原文阅读:
1. 95年4月我与另一同学去北大取回的电邮磁盘,当晚在实验室打印后分发予班内同学一同翻译,包括孙维。第二天,我们就整理完毕把所有建议分析全数由系领导转交了协合。
2。化学系前有多篇论文涉及铊。
3。事后得知储存有铊的实验室就在我毕设的同一楼内。所有化学药品当时并无危险品管理措施,每日工作时间(至每晚10时许) 实验室并不上锁。同时该实验楼担负各系仪器分析实验课程。所谓孙维是唯一可接触铊的指责有失公允。
4。95年6月30日,学校毕业典礼,孙维未领到毕业和学位证书。
5。孙维与舍友关系非常融洽,至今仍是好友。不仅如此,由于其宿舍气氛最为活跃,经常是我班很多女生晚自习后集聚打闹之所。虽然如今遍布各地,她们仍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并数次小聚。
6。朱令是社团骨干,相对与同班同学相处时间较少,所以我们班男同学也觉得她平日比较“酷” 。但每当班级活动,朱令能参与的总是非常积极,出谋划策。未见其与班内同学有何矛盾。朱令在协合住院初期,孙维及其他女生们曾帮助看护,直至很快有了特护。
7。孙维性格非常直爽,心直口快,爱开玩笑,但为人大气,属典型的北京女孩
8。孙维曾在民乐队弹奏中阮,后退出。具体时间我不清楚,但有据可查,声明里提供的时间应为真实。
9。孙维的爷爷于1995年12月9日去世,这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当时孙维非常伤心,班里同学曾一起安慰过她。而且直到当时,我才得知其爷爷是这么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孙维在此之前从未提及。

作者:xuegang 回复日期:2005-12-31 14:59:54

回贝的质疑:

直到如今,我们同学一直对你当年互联网寻症感到钦佩与感激。正是来自互联网的建议与信息帮助了朱令的尽早确诊,避免了对朱令的进一步伤害。虽然遗憾地是还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机。

但是,您在这其后几年发表的种种猜臆与指责却无法予人诚信。

首先从有关我自身的论述说起。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对于“冷血班支书”的评论。记得数年前在新语丝就有您的此篇论述,在BBS上也因此掀起了一些波澜,其后还有网友Email到我学校质问。当日我平静诚恳地回复了该网友,如今我也可以负责地说:这无谓的指责要么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要么是偏听偏信。生活工作在我身边的人都熟知我的为人,一如既往地我可以自信地这么说。按照当时的时间推算,我应该还在读书。所能接触到的您的同学可能是你92北大化学系的同学吧。与我同校的北大同学与数位来自天南海北的学友一样至今仍是我的挚友。您尽可以向Boston北大校友会求证。

我不想为此与您争论,毕竟这只是影响到我个人,与对孙维的诸多猜疑无直接联系。但切身处于讨论焦点的这件事,让我深切地感受到您所得消息的片面与有失公正。

更重要的是您提及“有两位同学甚至在朱令整个患病期间坚决拒绝看望她。而朱令的同学在猜测时更多的猜测是这些人”更是混嚣是非。我们同学都曾数次探望住院中的朱令,不仅是在协合时,还有在海军总院。从未有人”拒绝看望”。如我前述,住院初期,几位女生也曾排日彻夜看护。

至于我们的班级,我还是可以坚定地说,我们至今还是引以为荣。不是因为我是支书,不是因为所获荣誉,而是因为我们一同走过难以磨灭的日子。今天,在论坛里有我们现处世界各地的同学。我们坚定地在一起支持孙维的勇气,支持让能思考的人们能更多了解方方面面的事实。我无法否认,有些同学之间会有摩擦,就象由于种种原因,我自己和个别同学也有过不快。可是难道会有任何个人或群体的发展会是一帆风顺,和谐与共吗?为什么仅仅抱住个别的言论,而完全忽略这里这么多同样是朱令和孙维同学的声音呢?这也正是我诚恳地希望您能平静地审视一下你自己,避免先入为主,偏听偏信的原因。

PS:我的名字是薛钢。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