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5-12-31] 贝志城对于翻译事件的回忆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December 31, 2005

[把散布各处贝志城关于翻译事件的回忆集中到一起。]

『天涯杂谈』转贴贝志城关于朱令事件的声明
http://www6.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446610&flag=1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0:24:25

再转贝志城的一段话:
我刚看见孙维的贴子里的一段话,应该说我非常愤怒,如果说原本我还多少怀疑你不是凶手,你的撒谎已经打消了我的怀疑了
大家来看一看:“朱令94年底生病,一直不能确诊,一度病危,95年4月底北大的一名同学来到我们宿舍告诉我们说朱令被确诊为铊中毒,他们收到太多的电邮回信,希望我们帮忙翻译。我和另外两名同班同学马上去报告了系领导,并和其他几个女生一起连夜翻译。”
请问你们何时翻译过?我和我的同学一个字都没看见过,我们到清华遇到的情况就是我前面写的内容,朱令的女同学拒绝帮助我们。最后我的同学再次去是朱令的一个男同学非常勉强的收下了部分邮件打印稿,而且再也没有后文。什么连夜翻译完全是胡说八道。
孙维,如果你是冤枉的,替自己辩解就好了,胡说八道还给自己脸上贴金这是干什么?

[以下原文在孙维声明的回复中:]
http://www6.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6562.shtml
『天涯杂谈』 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1:12:26

我先要来这个ID,作一下回应:
我和同学是1995年4月10日发的求助信,到4月20日,回应已经主要指向铊中毒了。
由于协和当时声称没有检测手段,所以我们需要把邮件中提到的关于铊中毒各种检查办法翻译出来。
因此我和同学们去了清华,我还记得在物化女生宿舍楼下我们找到了其他系的女生说了这个情况,那个女生指着三个女孩子说她们就是朱令的同学。然后我们过去找她们,请求帮忙翻译,记得她们的回答是“哎呀,这几天我们事情特别多,而且我们五一都约好了要出去玩,实在没时间”。无奈,我们只能回来。
后来,我的一位同学再次去了清华,这回找到了朱令的班干部,一位男同学。根据他回来的描述,这位男同学是答应找人翻译,但是很勉强。
4月28日,朱令的家人找到了检测的地方,马上检测出是铊中毒。
这时候,协和由于完全没治疗过铊中毒,再次提出采用一种错误的广谱针对重金属中毒的药物,并要朱令家人协助寻找。
我们把这个消息发给邮件列表的国外医生后,引起轩然大波,大部分医生指出普鲁士蓝是治疗铊中毒的特效药,而且很容易得到。反馈给协和,协和又要找要用普鲁士蓝,然后国外专家又指出最普通的工业染料普鲁士蓝就可以。这样折腾到5月2-3日,终于开始给朱令使用正确的治疗方法。
从诊断出来,到最终使用正确的治疗方法这几天里面,我的同学一直在连夜翻译英文信件,一边寻找出最好的治疗方案和协助协和和国外医生的沟通,这个时候我的同学又给朱令的班干部打了电话,希望协助在信件中寻找治疗方案,并询问了翻译进度。记得他是支吾以对,说正在翻译云云,但是由于太多医学专业术语,进度很慢。我的同学询问是否有任何翻译出来的东西,他说还没有!!!!
我的同学是在连夜翻译,我们也并非学医的,我知道如果连夜翻译,进度会是怎么样的,但是从4月 20几号到5月3号大概10天期间,我连清华同学翻译的一个字都没见到,这就是你们连夜翻译的效率吗?而且更令我们怀疑的事,5月3日以后,已经没有翻译信件的需要,我们想把给到清华同学手里的打印件要回来归档分类(但是我们都没什么钱,打印也是一笔费用),居然告诉我们找不到了!!!
以上就是我所记得的事实

[随后的补充,其余部分和前面相同。]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2:15:47

好了,看来我的同学第二次遇到的就是这位团支书。首先,我的同学肯定是希望你们把翻译的资料汇总给我们,因为我们也在翻译;而且当时协和的态度是不接受任何资料。
你现在说通过系里面转交给协和了,这叫死无对证。何况我的同学事后找你们要翻译好的资料,你也一直没给出来。
谁在撒谎一目了然

[ 下面这段来自:
http://www6.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6743.shtml
是花沐兰本人而不是贝志城代表贝发言的,贝此时已经离开。]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5:20:14
……

3、关于翻译事件,我所知道贝说的情况是,他的同学第一次去被女生拒绝是真的,第二次去这位叫薛钢的团支书接下了也是真的。这位同学叫吴向军,现在美国,大家可以想办法查证。团支书声称翻译了转给协和了,贝说的事实是之前就希望他们把资料给贝,因为协和根本不收资料。而且后来吴向军找这位支书要翻译的资料,支书也给不出来。基于这两个情况任何人都会得出结论是清华的同学根本没有翻译,现在支书和同学(如果不是一个人的马甲的话)一起说给了协和了,反正死无对证,而且考虑到他们对班级荣誉的热爱,很难取信于人。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