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5-12-31] 贝志城对于几个问题的回答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December 31, 2005

从下面抓出来的贝的回复。
http://www6.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6562.shtml
『天涯杂谈』 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1:28:07

我是贝志城,我对我说的话负责任,解答几个问题:
1、公安的确窃听孙维家里了,这点我听公安的朋友也说过,但是不是她发现的窃听器我就不知道了。
2、孙维家找高层干预、公安局长说的话,我听朱令的父母说过(他们的消息来源是一名公安局的老干部,最近已去世),也听到在市公安局的朋友说过。除非消息来源都撒谎。
3、朱令父母在北京肯定算无权无势,要说公安这么起劲的调查,还是因为这个案子的影响。
我作为个人认定孙维是凶手,事实上看了她声明里面大量的谎言后更加认定,我为我的言论负责。我同时也承认真正从法律意义上证据不足。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1:39:46

作者:独孤九绳 回复日期:2005-12-31 11:34:07
贝志城先生,你说孙的声明里面有大量的谎言,但我看了一下,好象只有翻译信件这个问题上有出入,其它并无太大出入。请问能否详细列明哪些是谎言?
===========================================================
孙维声称公安仅在97年询问过她一次,这也是撒谎,不说派出所和学校保卫部。据我所知,市公安局在95年开始就传唤过她很多次。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1:49:32

继续,她说她爷爷没有向高层求情,这也肯定是撒谎,请注意,之所以她前面说95年没有传唤她,就是为了让她说她爷爷没有求情这个谎园一点。
她爷爷曾任民革副主席,其实应该说不能叫做真正又有影响力的高干。客观地说,高层的批示就是要秉公办案。
但是在中国,按照公安的朋友的说法,虽然此案证据不足,按当年的公检法水平,一是肯定会逼供、二是旁证也足以判了。但有高层这个批示,没有确凿证据只能放人。中国的事情就是这么让人啼笑皆非。
所以我说的,我中学是朱令的同学,后来又深深卷入此事,说我没有偏见那是胡说,作为一个个人,我掌握的信息足以让我认定孙维是凶手。但如果我是法官,我不会判孙维有罪。
但她这次撤谎之后,我很难说如果在美国陪审团制度下会怎么判他。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2:23:22

这位朱令班上的团支书,我非常的鄙视你
这是当年我一位同学在美国遇到你之后发给我的邮件:
“好像不是。
怎么连这样的材料都有假?
我上个月遇到朱-孙班上的团支书,一脸遗憾的抱怨:“就是因为这件事,我们才没得
到优秀毕业班…”
无奈的笑…”
这就是你对朱令被人下毒的最大遗憾?
其次,你在说你们班级朱令和别人没有矛盾更是撤谎,据我所知,孙维的确根朱令关系不错。大多数清华的同学不相信孙维是凶手就是基于这个原因,而且跟朱令有矛盾很大的女生至少有两个,她们甚至在朱令整个患病期间坚决拒绝看望她。而朱令的同学在猜测时更多的猜测是这些人。
至于你们的班级,我还是拿你的一位同学给我的邮件作为回答吧
“物化2在大学5年中拿了不少荣誉,至于是否名副其实,仁智共见。班里的矛盾从一开始就是很大的。甚至到了毕业,可能还有一些矛盾没有解开。男生之间,女生之间,干部之间,种种矛盾只是被掩盖在荣誉虚幻的光环下。而至于为何“大家”维护着这一个“荣誉集体”,我的一个同学说其实是因为这是那些干部的荣誉。我的观点是物化2与其说是一个大学生的班集体还不如说是一个高中生的班集体。

物化2的干部也是变迁的。薛刚张利因为入学就是党员,所以一直是核心干部。政治辅导员主要还是通过这两人来了解同学的情况。但是大一班长,班副是刘丽敏和左晨。大二时因为一些利益上的冲突和各种各样的矛盾,刘和左退出权力中心,此后两三年主要由薛和张全面掌管班级事务。到大四大五,支书是潘峰,班长是李现平。中间可能还有短期人员更换,已记不清了。”
“物化2的通讯录到现在也不完整,对于一个“优秀班集体”实在是非常奇怪的。我以为实际上反映了荣誉光环背后的种种矛盾。

物化2很多人不愿提朱令这件事,我想原因可能很多。有些人不了解情况,有些人因为在漩涡中心,感情上不愿提,或者担心自己卷入此事太深,也未可知。”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2:39:00

关于咖啡杯,公安去朱令宿舍搜查,结果是在孙维床下的箱子里找到了朱令的咖啡杯,而且被彻底清洗过。
孙维的解释是:朱令一直不在怕杯子脏了,所以就给洗了,然后怕在落灰所以放到自己箱子里保管。
也不能说不合理
我了解的旁证就是这些,请问一条条列上来有意义吗?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2:45:27

说实在的,我很纳闷朱令的同学怎么一夜之间都出来了,是因为孙维移居加拿大了吗?说实话,我要把我在北大的同学找出来跟我跑到网上一起白话还真不容易。
你们的确很有班级荣誉感。可事实并非如此:
这位朱令班上的团支书,我非常的鄙视你
这是当年我一位同学在美国遇到你之后发给我的邮件:
“好像不是。
怎么连这样的材料都有假?
我上个月遇到朱-孙班上的团支书,一脸遗憾的抱怨:“就是因为这件事,我们才没得
到优秀毕业班…”
无奈的笑…”
这就是你对朱令被人下毒的最大遗憾?

其次,你在说你们班级朱令和别人没有矛盾更是撤谎,据我所知,孙维的确根朱令关系不错。大多数清华的同学不相信孙维是凶手就是基于这个原因,而且跟朱令有矛盾很大的女生至少有两个,她们甚至在朱令整个患病期间坚决拒绝看望她。而朱令的同学在猜测时更多的猜测是这些人。
至于你们的班级,我还是拿你的一位同学给我的邮件作为回答吧
“物化2在大学5年中拿了不少荣誉,至于是否名副其实,仁智共见。班里的矛盾从一开始就是很大的。甚至到了毕业,可能还有一些矛盾没有解开。男生之间,女生之间,干部之间,种种矛盾只是被掩盖在荣誉虚幻的光环下。而至于为何“大家”维护着这一个“荣誉集体”,我的一个同学说其实是因为这是那些干部的荣誉。我的观点是物化2与其说是一个大学生的班集体还不如说是一个高中生的班集体。

物化2的干部也是变迁的。薛刚张利因为入学就是党员,所以一直是核心干部。政治辅导员主要还是通过这两人来了解同学的情况。但是大一班长,班副是刘丽敏和左晨。大二时因为一些利益上的冲突和各种各样的矛盾,刘和左退出权力中心,此后两三年主要由薛和张全面掌管班级事务。到大四大五,支书是潘峰,班长是李现平。中间可能还有短期人员更换,已记不清了。”
“物化2的通讯录到现在也不完整,对于一个“优秀班集体”实在是非常奇怪的。我以为实际上反映了荣誉光环背后的种种矛盾。

物化2很多人不愿提朱令这件事,我想原因可能很多。有些人不了解情况,有些人因为在漩涡中心,感情上不愿提,或者担心自己卷入此事太深,也未可知。”

http://www6.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6743.shtml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2:59:58

我要去休假了,把这个马甲也还给本人了。
我最后要说的是,我对诽谤的定义很了解,如果我捏造事实败坏别人的名誉那是诽谤,但是我说出我的判断并不叫诽谤,哪怕这个判断不对。
我并不认为在网上能讨论清楚谁是凶手,只是我作为当事人,会想把自己的感受和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我希望中国的司法能够进步,一方面孙维如果是无辜的,不会出现公安所说家里要是无权无势就会给定了罪的事情。另一方面也不希望因为高层干预停止一个案子的侦讯。
最后,朱令的团支书,我要说,我很多年前就鄙视你了,现在一如既往。就是针对你爱你的集体荣誉超过关心一个人的死活。我还是把我的同学遇到你后发给我的邮件贴在这里,让大家看看你是什么一个人:
“Hi:
好像不是。
怎么连这样的材料都有假?
我上个月遇到朱-孙班上的团支书,一脸遗憾的抱怨:“就是因为这件事,我们才没得
到优秀毕业班…”
无奈的笑…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3:09:00

刚要走,孙维的同学又出来了
住上铺就不能往床下放箱子了?你的逻辑很奇怪
公安的朋友告诉我这些,我再转述上来,大家相信不相信自然有判断。你气急败坏并没有任何意义。
我说了,我的看法肯定有偏见,包括我说出的事实很多人认为据此不足以怀疑孙维是凶手。我也得说他们的说法不无道理。
但是有些人来了就气急败坏,我倒真怀疑她的身份了。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3:21:54

好啦,大过年的,大家不要吵了
孤独,我回答你一下问题:
孙维在那次129文艺汇演里绝对是朱令的替补,这一点当时民乐队的和后来公安的朋友也都证实过,这也算公安的旁证吧。我对民乐完全不了解,乐器的说法可能有误,清华的民乐队我想未必每种乐器都有两个人练习,文艺汇演如果朱令身体坚持不住让使用其它乐器的孙维作替补并非不合理。这点孙维很清楚,所以我认为她在民乐队事件上本质在撒谎
这个能不能算动机,现在的我和三年前的判断也有不同了。
我觉得大家没必要肝火那么大,光是说一个杯子的事情,也有人认为值得怀疑,也有人认为完全没问题。这是个判断问题,争吵不出结果的。也不是观点和你不一样的人就是坏人。
大家有精力还是欢度新年,休息好了用自己的努力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美好,让这类的悲剧少发生一点吧。
祝大家新年快乐,再见!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