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5-12-31] 太阳正暖 回帖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December 31, 2005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5-12-31 01:23:49

“太阳正暖作为知情人站出来了,她是什么身份?”
“咱家小强比你强”,敢情你眼神儿真成问题,我写得很清楚,我是她们俩人在清华读书时的同班同学!我可以保证这不是马甲,我对我说的话负责。“作为知情人站出来的太阳正暖如果连真实身份都不能透露,让人如何相信”,你是要我说出名字么?我只能说我是有顾虑的,如果是公安要根据这个ID找我,那是很容易的,更何况如果和案子有关,我会主动配合。但网上的人这么杂,我不愿意说出名字,我想大多数人也是能够理解的。说句玩笑话,你小强要是把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联系方式都在这里发出来,也许在考察过真实性之后我能考虑一下。稍微逻辑一下,在这个网上哪个ID的真实身份是公开的,寥寥无几把,如果就因为这个就随便怀疑帖子的真实性,那你上天涯来干什么?
其实我前面已经回答过类似的问题了,再多的,我实在是没什么可说的了。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5-12-31 10:22:06

再过来看一眼。回几个跟贴里的内容。
1.案情根本不简单。我们这么多同学,都是学理科的,逻辑思维能力应该不差,又多少知道点情况,案情这么简单的话,我们就都是傻子?还是说我们都知道了,就是不说?有些ID说话不要太想当然了。
2.我想说,网络作为一种特殊媒体,使用的越来越广泛,在指名道姓的情况下,对当事人的影响并不像有人说的是“虚”的。我想大家多少能想象的到。
3.关于我的ID是不是孙维马甲的问题。我把我前边的帖子在这里再引用一下,就不说车轱辘话了。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5-12-30 23:03:57
回sunleysun:孙维事先给我发过原稿,并告诉我她要发贴的时间,这是我提到孙维帖子中内容和能立即回贴的原因。仔细看我的帖子,应该能看得出来我绝没有隐瞒这点的意思。

另,马甲之说,非要这么说,真实,我没办法。”
---------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5-12-31 01:23:49
“太阳正暖作为知情人站出来了,她是什么身份?”
“咱家小强比你强”,敢情你眼神儿真成问题,我写得很清楚,我是她们俩人在清华读书时的同班同学!我可以保证这不是马甲,我对我说的话负责。“作为知情人站出来的太阳正暖如果连真实身份都不能透露,让人如何相信”,你是要我说出名字么?我只能说我是有顾虑的,如果是公安要根据这个ID找我,那是很容易的,更何况如果和案子有关,我会主动配合。但网上的人这么杂,我不愿意说出名字,我想大多数人也是能够理解的。说句玩笑话,你小强要是把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联系方式都在这里发出来,也许在考察过真实性之后我能考虑一下。稍微逻辑一下,在这个网上哪个ID的真实身份是公开的,寥寥无几把,如果就因为这个就随便怀疑帖子的真实性,那你上天涯来干什么?
其实我前面已经回答过类似的问题了,再多的,我实在是没什么可说的了。”

另:我觉得有个帖子说的让斑竹查一下IP说一声的办法也还不错。

走了先,晚上再来看。

马上到新年了,祝各位新年快乐哈!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5-12-31 10:40:20

二五八万,我写好了paste的,你非大大白话不能理解么?
“回sunleysun:孙维事先给我发过原稿,并告诉我她要发贴的时间,这是我提到孙维帖子中内容和能立即回贴的原因。”既然我要跟贴,并尽量写的完整和严谨一些,事先写好草稿不奇怪吧?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5-12-31 10:47:09

不知道我其他同学在不在线上。我来回应这段话“请问你们何时翻译过?我和我的同学一个字都没看见过,我们到清华遇到的情况就是我前面写的内容,朱令的女同学拒绝帮助我们。最后我的同学再次去是朱令的一个男同学非常勉强的收下了部分邮件打印稿,而且再也没有后文。什么连夜翻译完全是胡说八道。”我记得当时的情况,班里干部告诉我们远程咨询,收到很多邮件,但都是英文的,需要翻译。我记得当时肯定有几个英语特别好的同学(一进校就分到3级班)的去翻译了,我们这些英语不太好的就没安排做这个事情。

这回真走了。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5-12-31 13:03:05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2:39:00
关于咖啡杯,公安去朱令宿舍搜查,结果是在孙维床下的箱子里找到了朱令的咖啡杯,而且被彻底清洗过。
孙维的解释是:朱令一直不在怕杯子脏了,所以就给洗了,然后怕在落灰所以放到自己箱子里保管。
也不能说不合理
我了解的旁证就是这些,请问一条条列上来有意义吗?”
———————————————-
且不说什么清洗过完全是杜撰,你哪只耳朵听到孙维说这些话的。
况且,孙维住双层架子床的上铺!我真服了你。说话活灵活现的,你是中文系学创作的,到这里来练笔了?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5-12-31 13:26:19

回贝:我没有气急败坏,但我的确是很气愤。如果你真象你说得那样在公安里这么吃得开认识这么多人,请帮助把当时“搜查”的纪录调出来给大家看看。你的话里杜撰的成分太多了。
“大家相信不相信自然有判断”,你这话说得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5-12-31 14:31:08

杯子的事,我可以负责的说,贝说是从公安朋友那里听来的的话是不可信的。没有过从孙维的箱子里找出过朱令杯子这件事!后面杯子被彻底清洗,孙维说云云更是杜撰。我可不像贝那样,从这里听来,从那里听来。这就是我说的。
贝聪明啊,撂了个小“线索”走人了。对,我要保持冷静,不能“气急败坏”。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5-12-31 19:13:10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4:44:40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5-12-31 14:31:08
杯子的事,我可以负责的说,贝说是从公安朋友那里听来的的话是不可信的。没有过从孙维的箱子里找出过朱令杯子这件事!后面杯子被彻底清洗,孙维说云云更是杜撰。我可不像贝那样,从这里听来,从那里听来。这就是我说的。
============================================================
贝走了,我接力,请问你怎么负责任的说?你是孙维的同学所以公安的每个调查结果都要告诉你?公安搜查邀请你们在边上看?
贝好歹是说明了听别人说,你这个完全没有理由能够负责任说的人跑出来负责任说,可信度更低了。只会让人更怀疑。

———————————
不错,派出所来取走朱令的东西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还“帮忙”来着–告诉他们那些是朱令的东西,而且在场的还有别的同学。当时没告诉我们是”搜查”,也没有出示搜查证,所以我不知道这叫不叫“搜查”。在整个期间根本没有“从孙维的箱子里找到朱令的咖啡杯”这回事,我的确记不清楚咖啡杯在哪里,但除了朱令的东西,派出所的人没有“搜查”其他人的东西,开箱子的事从何说起?说“因为发现杯子被清洗过,问孙维,孙维说怕落了灰…”,更全属杜撰。这些我都可以和派出所的同志对质,相信他们有记录!

这不是推断,是我对当时情况的叙述,我想也是众网友希望看到的发言类型。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5-12-31 22:39:19

作者:雌雄大盗之雄盗
谢谢你承认“我通常先回贴霸占座位再慢慢看其他人的回贴.先回贴再仔细看是一种美德”,那我就不需要在这里提醒您看回帖了。不过占座位最好用纯净水占。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