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2-03-15] 贝志城 — 告诉我朱令班上团委书记言论的朋友和我的通信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15, 2002

http://health.groups.yahoo.com/group/helpzhuling/message/44

告诉我朱令班上团委书记言论的朋友和我的通信

From: 贝志城
Date: Fri Mar 15, 2002 12:51 am
Subject: 告诉我朱令班上团委书记言论的朋友和我的通信

—–邮件原件—–

发件人: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

可不可以不要加“团委书记”这四个字呢?

这样就不知道在说他啦!

xxxx

—–我的回信—–

Hi:

这两年来我们各忙各的。很少通信;想不到再次通信竟然是为了朱令的问题。多年以来,我一直把你当作我最好的朋友,一则是你对我帮助良多,二则你的为人很好,即使在我的行为给你带来困扰的情况下,你也只是委婉的指出来,很少指责我。这次的事情我会这么做,有必要将我的想法解释给你。

朱令的事件是一个极大的悲剧,要对这一悲剧负责的人我认为的顺序是:1、谋杀嫌疑犯;2、清华某些冷血的领导和学生;3、协和医院。(后面我会讲到我之所以排出这个顺序的原因)。

所以,你应该还记得当年我们的一位朋友给你讲过清华流传的关于朱令中毒原因的无聊谣言(大概是朱令他爸爸走私铊,装在饼干桶里,导致朱令中毒)。我认为这个谣言的产生很可能和凶手有关,立即向警方报告了。我当然不会乐意见到我们的这位朋友遇到警方粗暴的盘问,但是在也许能够帮助朱令寻找正义和避免给朋友带来尴尬两者间,我选择了前者。

这次这位名叫薛钢的团支书的冷血言论“就是因为这件事,我们才没得到优秀毕业班…”,我为什么要加以谴责,你可以看一下朱令一位大学同学的来信:

“我宿舍的同学在最初得知朱令的症状后,曾经有一位同学怀疑是重金属中毒。可惜的是一则我们对于详细情况不了解,二则上面的意思认为协和一定会尽力,医院的大夫总比我们知道得多,不要给协和造成太大的压力。”

这段话的“上面”当然包括这位薛钢,如果不是他们的麻木不仁和冷血来压制朱令同学想要帮助朱令的想法,以朱令同学在化学方面的知识,和他们知道朱令病情的即时性(比我早15天左右),朱令的确诊至少可能早20天(你应该记得以我们那点贫乏的化学知识,要不是你做的邮件分析软件显示2000多份信中非常高的比例怀疑是铊中毒,我们根本不可能想到哪里去),那么朱令也很有可能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所以,我认为他们在朱令事件上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在道德意义上他们实际是杀人犯的帮凶!

朱令的事件的确使我对清华的成见极深,但在我收到他的同学的来信后,多少改变了看法,我想两所学校、大至两个国家,其实绝大多数学生、老百姓情况是一样的。对待事务的态度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差别,根本原因在于少数领导者和有能力影响群众行为的人的做法;之所以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冷血的清华,并非是朱令的同学冷血,而是包括这位团支部书记在内的少数管理者冷血。在公开谴责这种冷血行为和避免让你尴尬这两种选择上,我选择前者。

我相信这位团支书和其他清华的管理者从来没有因为朱令的事情失眠过,也没有因为他们的冷血言论、错误行为内疚过(当然他们多半都不认为这些言论冷血,那些行为错误)。而如果我做的事情可以让他们多少感到狼狈,我是很乐于见到这一场面的。

贝志城

PS:1、这位团委书记的言论早在各大论坛发表过了,你看到的晚了。2、我给你的回信,我会发表。我想这样这位团委书记即使要对号入座,也怪不到你头上了。

PS2: 顺便回答一些人的问题,1、朱令姐姐的死大多数人是当作意外的,即使不是意外我想也和朱令事件没什么联系。2、孙维是嫌疑犯的事情,朱令的亲人、朋友、同学都不曾想到,是警方通过各种证据怀疑到的。所以决不是一些关心朱令的人猜测的,至于很多接近孙维的人说她不像,想一想那个泼熊的刘海洋,他的朋友、同学、家人不也不敢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罪犯的心理,岂是我等可以理解的。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