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2-03-06] luolan《由朱令联想到她的姐姐》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6, 2002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report/zhuling3.txt

luolan《由朱令联想到她的姐姐》

◇◇新语丝(www.xys.org)(www.xys3.org)(groups.yahoo.com/group/xys)◇◇

由朱令联想到她的姐姐

luolan

朱令事件发生在1995年,当时我人在美国,所以对此事一无所知直到前两天
在新语丝上看到关于朱令的文章。当我看到说朱令有一个姐姐在北大读书时意外
坠崖身亡时,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她的姐姐吴今曾是我在北大生物
系读书时同级但不同专业的同学,出事前她的寝室就在我们的斜对面。吴今的死
已经令我们感到无比的难过,对她的家庭肯定有着无法弥补的创伤,为什么她唯
一的妹妹会再遭受这样的毒手?老天为什么会这样对待她的家庭?

今天看到另外一个帖子提到朱令的姐姐以及她们家庭的事,让我有写几句的冲动。
吴今是北大生物系87级生物物理及生理学专业的学生,在1989年4月和同
学去野山坡春游时,由于她想独自去看一处风景,因此和同行同学分开,几天后
在一处悬崖下面发现时已经身亡。吴今非常聪明,也很有思想,在她出事前不久
她曾写过一篇英语作文,题目是:“To be or not to be—-the meaning of
life”,作为一个大学二年级的学生,此文无论从语言的角度还是从思想的角度
讲,都是非常出色的,所有读过这篇文章的人都很感动,我更是把这篇文章的复
印件带在身边,直到现在(如果有人感兴趣,下次我可以把它贴出来。)当时有
人(好象是她的英语老师)把这篇文章翻译成中文,登在了北大的校报上。和她
妹妹一样,吴今也多才多艺,会弹钢琴。可以想象如果吴今能活到今天,一定仍
是我们同学中最出色的一个。

我看到有人在猜测她家有仇敌在害她们,希望不会有这么残忍的人。我祈祷朱令
能重新站起来,愿这个命运多桀的家庭得到应有的公正,不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愿吴今的在天之灵安息。

再补充一点关于朱令姐姐吴今的死:

就我所知,那次她们班到野山坡春游时分成了两个组,吴今开始是跟着第一组,
当第一组决定往回走时,只有吴今说她想到一个景点去(好象是一个山坡上的山
洞),本来第一组的人可以等她,但她说不用,因为第二组的人在后面,她看完
景点后可以碰上第二组的人,和第二组的人一起回去。就这样,她落了单。第二
组的人后来并没有碰上她。当两组人都回校后,才发现吴今没有回校。但当天是
周末(好象是星期天),而吴今家在北京,所以同学们估计她可能回家去了,因
此也没放心上。但是当星期一吴今仍未在学校出现时,同学们开始担心了,打电
话到她家,家里说她没有回来过。因此,同学马上报警,并和公安局的人一起返
回野山坡去找。好象是在三天后,在野山坡的一个悬崖下面找到了她的尸体。

事后,有人从她写的一些文章里也怀疑过她是否会自杀,因为在她的文章里有
不少是对生命的意义的思考。但是作为一个她的同学,虽然和她直接交往并不多,
我认为她不会自杀,因为她平时性格很开朗,在她那个时候,应该没有什么事会
值得她自杀。她的文章只能说明她是个很喜欢思考的女孩。至于别的可能性,我
没有办法做任何猜测,因为在她落单后所发生的事,已经永远是个谜了。

◇◇新语丝(www.xys.org)(www.xys3.org)(groups.yahoo.com/group/xys)◇◇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